文/寓言家 我明白這是種成人式的提醒:從名片認識我的人,不會是我的朋友。 你什麼時候開始意識到自己成為大人的呢?是從穿著襯衫正裝開始投遞履歷、被頻頻回絕的那個時候?還是開始自己打電話給房東,正式離家準備獨自一人生活?還是被心愛的人狠狠傷心過一回,發現自己在哭泣跌撞中,擁有了更強壯的心? 原來,我們是先成為大人,然後才開始長大的。 完整文章
文/寧若曦 成為了習慣向前看的大人後,我們總是會牢牢的記著未來目標,卻很容易遺忘當初。 走著走著,很容易走偏了,也忘記了開始時的勇氣和單純。 說穿了,「大人」就是一群很容易遺忘的動物。 在我成長的這些年來,為了不成為這樣的「大人」,我花了很多力氣。偶爾逃跑,偶爾失望,偶爾妥協,偶爾強迫自己鼓起勇氣做很多人眼中既衝動又不智的決定。 完整文章
文/譚光磊(知名版權經紀人) 2006年10月25日下午一點三十分,我看完愛爾蘭作家約翰.康納利的《失物之書》。我朗聲唸完最後一章,倒數兩段尤其讓我濕了眼眶:「一生的時光在此地只不過是一瞬間,而人人皆能依夢想打造自己的天堂。因為所有失落的全已再度尋回,大衛於是在那片黑暗中闔上雙眼(For a man’s lifetime was but a moment in that 完整文章
文/小說家 張經宏 這個暑假瑪莎過得不怎麼開心。她上報了,社區的大人們懷疑她誘拐一對姊弟,將他們關在郊外麥田中的小木屋裡,奶奶和父親都不諒解她。但根據瑪莎的敘述,這件事的始末大概是這樣: 完整文章
文/閱樂書店林哲安 成熟的思維、能夠獨當一面的態度,這是日文對於「大人」這一詞彙的解釋。從毛頭小子蛻變為大人,除自身領域要更加專業外,對於生活,也會有更多的想法。那種大人獨有的意識與品味,在形成一種風尚後,總能改變一座城市的樣貌。在東京,交雜著自我風格與自信態度的一群大人們,為了追求那份享受的渴望,選擇用行動,打造腦海裡所想像的那些場景。 完整文章
文/陳栢青 嚴格說來,那間旅館裡並沒有貓。或者該說,那間旅館裡,並沒有活著的貓。可它又的確是貓的旅館。 旅館位在菲律賓的中國城裡,他們說,我幫你訂了老街上最好的旅館。入住的時候我才發現,他們也沒說謊,可我就是覺得被騙了。原來那是老街上唯一一間旅館。沒有別間旅館可以比了,所以它也只能是老街上最好的了。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