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報導寫作的類型中,旅行寫作和美食寫作,是兩種極常見,又特殊的文體,它介於情報性的「資訊寫作」與文學性的「散文寫作」之間,但後兩者,原則上都不屬於「報導寫作」的範疇。 「旅行報導」不是「旅遊情報」,也不是「旅行文學」,但卻又與這兩者脫不了干係。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從一名年輕女孩的視角出發,因為我認為她們比男生深思熟慮、考慮的問題比較多,也比我們更敏感。以我們男生來說,我們年輕時玩耍、嘻笑,但在同一時期,她們已經開始談戀愛了,不像男生還得多等幾年才會懂什麼是愛!」 以《明天我就不追了!》《明天我就不幹了!》兩本書在臺灣打響知名度的法國作家吉爾‧勒賈帝尼耶,曾經在 2014 完整文章
文/楊念穎 《茶花女遺事》自傳成分濃 1842年,18歲的小仲馬認識了巴黎名交際花瑪麗,兩人迅速墜入愛河,但礙於雙方身世背景與價值觀的落差,終究黯然分手,小仲馬並寫了一封絕交信,彼此再無聯絡。後來瑪麗染上肺結核病逝,聽聞此消息的小仲馬懊悔難耐,遂將這段銘心之戀,寫成小說《茶花女遺事》,他在結尾時這麼說:「這篇故事唯一可取之處,就是它的真實性。」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