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維吉妮亞.吳爾芙;譯/李根芳 我依稀記得,是關於一位知名男性的小說。我在寫這篇書評時,我發現如果我要寫書評,我就得和某種幽靈奮戰。而這個幽靈是名女性,隨著我慢慢更認識她,我就依照一首有名的詩的女主角名字,把她命名為家中天使(The Angel in the 完整文章
談到在某些領域有所作為的女性人物時,常會有人反擊:「那不過就是些特例」──的確,以數字而言,在大多數領域展露頭角的指標型人物,女性沒有男性那麼多。但,這同時顯示另一個事實──在大多數領域,女性不僅在培育養成的階段缺乏與男性一樣多的資源,工作時也常常無法獲得與男性一樣多的機會。這個事實使得女性出頭變成「特例」,也讓那些有能力掙出一片天空的女性,時常會展現出比男性更堅定也更有彈性的能耐。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2006年在麥田任職時,向日方取得正式授權出版向田邦子的《父親的道歉信》,以及後續五、六本著作。 這其中有幾個緣由,遠因是1981年,向田在來台灣進行寫作取材飛往高雄的班機上,因飛機失事喪生。這場當時震驚台日兩地的苗栗三義空難,成為連日的新聞報導焦點,而我也想起自己幼時跟著父親讀報,多次讀到過向田女士的文章,心中感到惻然。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我覺得她就像我媽,儘管過了五十年還是覺得自己很卑微。」四絃過往書寫 BL、婚姻、愛情等題材,這回撰寫《抱歉,我討厭我的孩子》,她將目光擺在母女、婆媳等女性與其周圍角色,在社會框架與彼此拉扯間的血淚斑斑。書中四位女性,各自身處不同深淵,彼此卻如代代相傳般環環相扣,彷彿困在同一片荊棘之地,稍加拉扯便落下滿地血痕。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大正浪漫」、「大正摩登」這兩個詞,是日本近代極力實踐脫亞入歐、崇尚西化行動巔峰時期的最佳詮釋。然而這個時候,卻是有「大谷崎」之稱的唯美主義文豪谷崎潤一郎,以早期代表作《痴人之愛》宣告回歸日本傳統美學的起點。 這部讀日本文學的人無法忽略,探討男女之愛的劃時代作品,邀請到新生代備受矚目的散文作者蔣亞妮領讀,摘要如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