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詡為復仇專家,大多在小說裡採取行動——專訪《黃金鳥籠》作者卡蜜拉.拉貝格

文字/卡蜜拉.拉貝格;筆訪、翻譯/愛麗絲 霏伊背負童年創傷,努力扭轉自己的人生。身為商學院高材生,具備野心與商業頭腦的她,選擇為愛情犧牲一切,退居幕後支持丈夫的事業與家庭。然而,婚後霏伊卻逐漸失去對人生的掌控權,遭丈夫杰克背叛後,她下定決心,進行一場完美復仇,重奪屬於自己的一切。 瑞典暢銷第一名的犯…

【經典也青春】我們,需要那麼用力地追求幸福嗎?——龐文真談山本文緒的《自轉公轉》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一條通往花園與湖泊的路徑。 2002年我在商周出版企畫了兩個書系:一個是「日本推理作家傑作選」,打頭陣的是宮部美幸的《魔術的耳語》、東野圭吾的《惡意》,另一個則是選題更寬廣的「日本暢銷小說」,其中的第六本就是2004年出版的山本文緒的《戀愛中毒》。 早在…

她說,等背上的觀音像刺完,她就可以上岸

文/大師兄 她說,等背上的觀音像刺完,她就可以上岸。 打從第一次看到這個越南妹妹,我就決定要叫她「玫瑰」。 因為她總是帶著保護自己的刺。 *** 那是一個跨年的夜晚,身為資深宅男的我,早就準備好在這一定沒朋友約的夜裡,付一筆單身稅,讓自己也能享受有個人陪伴身旁倒數的快樂。 可是打電話給米香,才知道他…

這是個可以發生一夜情,但不允許性交易的社會

文/洪承喜(홍칼리/Hong Kali);譯/施沛 過了二十歲以後,周遭不時會聽見關於陪睡跟援交的八卦。不只是藝術家跟藝人,各行各業都有女性以戀愛之名掩人耳目進行援交,或者陪睡政治人物,這都是不可否認的事實。但看到那些獨愛攻擊紅燈玻璃屋內性工作者的人,或者憐憫所有從事性交易的女性認為她們都是被害者的…

在余秀華身上,我們看到更多的誤讀,並非來自大眾

文/廖偉棠 余秀華是一個優秀的詩人,還是一個值得同情的民間詩歌愛好者?爭論這個問題,我覺得是對她那些獨立自由的詩篇的褻瀆,然而又不得不討論,因為這種理解差異,頗有詩外之義。    一次次的詩歌熱潮的發生消退,證明了詩歌的邊緣化在中國是一個矛盾的命題。在這樣一個渴求抒情與戲劇性的國度,民眾從未放棄對詩…

孩子,我正試著告訴你,男人的意義不在於前面長根尾巴

文/奧里亞娜.法拉奇;譯/朱浩一 你是男生還是女生呢?我希望你是女的。我希望有一天你能經歷我現在所經歷的一切。我母親認為當女人很不幸,我完全不認同她的觀點。我母親情緒非常低落的時候,就會嘆息道:「唉,要是我是男的就好了!」我知道現存的世界是由男人為了男人而打造的。他們統治這個世界已久,就連語言都受到…

妳們得成為一個有用的容器

文/瑪格麗特.愛特伍;譯/陳小慰 浴室在臥室隔壁。貼著小小的藍色勿忘我花壁紙,與窗簾相配。裡面還有一塊藍色的防滑墊,一塊仿皮便盆座套。與從前相比,這間浴室缺少一只布娃娃,沒有小小的裙子用來遮蓋備用衛生紙卷。除此之外,水槽上方的鏡子已被拆掉,換上一塊長方形的鍍錫鐵板;再就是門沒有上鎖,當然更沒有剃鬚刀…

我下定決心報名相親會館,一年會員要價四萬七千元

文/陳又津 我長得不差,有在健身,為什麼連三十歲之前結婚,這麼簡單的夢想都無法實現?   林怡君,相親社員,33 歲 我一直夢想做個新娘子。 小時候我說出自己的夢想,大人都很開心;國中的家政課,同學都在打混,但我是一針一線織毛衣,好朋友織到最後會拿來給我收尾;螞蟻上樹、蛋塔、鬆餅的作法我也記得。嫁個…

許多女性發現自己留在家裡,成為先生眼中的「雙贏」局面

文/帕梅拉.史東、梅格.拉芙蕎;譯/許雅淑、李宗義 這些女性說到,生小孩之前,她們在婚姻裡和丈夫平起平坐,往往擁有相同或類似的學歷和工作條件。但是,隨著孩子出生,家務與育兒方面的事情變得更加「傳統。」這些女性幾乎與一般女性無異,承擔絕大部分的家務勞動之責,包括照顧孩子和年邁的父母,以及監督處理家務時…

並未標榜女性主義,反倒突顯了女性力量──《齊瓦哥醫生的祕密信差》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齊瓦哥醫生》(Доктор Живаго)是俄國作家鮑里斯.巴斯特納克(Борис Леонидович Пастернак)的長篇小說,故事主軸是段三角戀情,時代背景從帝俄末期一直到共黨政權統治俄羅斯、建立「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