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仲彬 臨床心理師 / 作家 ◎以下涉及《完美殘骸》劇情內容,請斟酌觀看 姊姊從小就比他優秀。 聰明,悟性高,棋藝天賦過人,在父母心中,姊姊近乎完美。在完美的手足面前,他只有兩條路,被比較或是被忽視,無論怎麼走都是坎坷,但他寧可被比較,起碼還能被看見,視線還能停留,可惜他是後者。 完整文章
文/懸疑小說家 千晴 *本文章涉及《替身》劇情內容,請斟酌觀看 四個在表演學校學習音樂劇的十七歲少女,既是形影不離的好友,又是爭取演出機會的競爭者,表演、霸凌、睡衣派對……輪番在少女們的生活中上演,闖入小圈圈的轉校生催化一切祕密與衝突,讓她們的人生開始失速運轉——我主要是指四個媽媽的部分。 完整文章
文/大嶋信頼;譯/呂盈璇 攻擊者內心深處的「嫉妒」 嫉妒是一種「發作」 曾經有一次,我因為聽同事指出我工作的方法有問題,因而大幅度調整工作方向。 結果竟不小心聽到該名同事暗地裡對其他人說:「那傢伙明明就做得很不錯,結果我的隨便說說他竟然還當真,還蠢到去改變大方向,真是笑死我了!」我聽了臉色瞬間鐵青,同事的話迴盪在耳邊,氣到我手腳顫抖。 完整文章
文/黛安娜.雷納、史蒂文.杜澤;譯/林金源 我被分等,故我在。 ——卡羅.史純格(Carlo Strenger),《渺小恐懼症》 就記憶所及,喬(化名)一直知道自己將來要當醫生。習醫不只是家族傳統的延續,也體現成功的一切樣貌。她在學校用功讀書,犧牲派對和交男朋友,熬夜準備考試。頂尖的成績確保她進入墨爾本的頂尖大學,開啟六年的大學之路,和接下來的八年麻醉專攻。 完整文章
文/新井一二三 說起來有點奇怪,可是小時候在父母家,我竟不知道「美」是怎麼回事。叫母親用「美」字來造句吧,她只會說「美男美女」,而且她活像白雪公主的繼母那樣,只允許別人說她比誰都美麗。至於美男,在母親的生活圈子裡,只有她丈夫也就是我父親才稱得上。叫人摸不著頭腦的是,她一方面說我長得非常像父親,另一方面卻說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