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暮琳 日語有個非常有趣的詞叫做「tsundoku (積ん読)」,是為日文的積累(積んでおく)與閱讀(読書)兩詞結合而來。這個詞有「以堆起來放著的方式讀書」的打趣意味,更泛指許多人買了書卻囤積著不看的微妙現象。相信買了書卻不看是許多讀者共同的痛,與文字共生的作家們也常出現超量購書的情況。 完整文章
黃崇凱的《黃色小說》,我讀到想哭。 不是吉田修一《路》那種技術嫻熟的煽情,不是乍讀《惡女力》、驚覺作者天真無邪人事懵懂一至於斯而憫然,而是終於有人寫出我從小旁觀異性戀男生諸般性事的感受——或許也寫進了當事族群的記憶後庭,徐徐揉撫他們敏感的 P 點。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當諾貝爾委員會公佈2014年文學獎名單,從未預期自己會得獎的法國作家派屈克‧莫迪安諾(Patrick Modiano)正在巴黎街頭散步,女兒緊急打電話通知他,當下反應竟然是:「我太驚喜了,所以就繼續走路。」 莫迪安諾表示,當時自己最先想到的是瑞典籍孫子會很高興,想把獎獻給疼愛的孫子。然而,一夕出名,讓生性低調的他,感到很不真實,而他比誰都想知道頒獎給他的理由。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