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果子離 跑步是孤獨的運動,即使結伴,一旦起跑,不易並駕齊驅,除非軍中跑步一二一兼答數那種跑法,否則或一前一後,或拉開距離,且忙於喘氣調息,不能邊聊邊跑。大部分持之以恆的跑步者,孤獨如荒野一匹狼,不須如打球般呼朋引伴。跑步需要場地,但不難找到,如不講究,馬路也可以,不需游泳池、球場等特定場所。 完整文章
文/張惠菁 城市各有不同的孤獨。上海是你在街上走過,聞得到弄堂人家晚飯的味道,看得見燈光,聽得見炒菜鍋的聲響,但你感到那些和你並沒有關連,你只是從他們窗外走過。北京是聞不到,每條街都那麼闊,住宅群集在小區裡,與街道還隔著遙遠的庭院造景。一個小區或許是個有上萬人聚集、向上堆疊起來生活的空間,但你有可能從外部感覺不到它的一絲人間煙火氣。這也會使你感到孤獨。 完整文章
文/海苔熊(心理學作家) 你也是那個每次只要發呆放空,就讓時間不知不覺過去一小時的人嗎?爸媽和朋友每次都叫你不要想太多,他們說的你都知道,你也不想這樣啊!可是每次只要一開始想就停不下來⋯⋯就像故事裡面的刺蝟一樣,坐在家裡想著要怎麼寫信邀請朋友來玩,可是他想了好久好久,卻仍然想不出適合的對象,他有好多好多的擔心:   ☉擔心家裡面的東西被破壞   ☉擔心自己傷害別人   ☉擔心別人覺得無聊 完整文章
文╱厄凌.卡格(Erling Kagge) 無法藉由散步、爬山、出海遠離這世界時,我學會把世界關在門外。 學會這件事需要時間。唯有瞭解自己對寂靜有著根本的需求,才得以開啟我對寂靜的追尋。車流、思緒、音樂、機械、手機、鏟雪車,種種聲音爭相入耳,眾聲喧譁之下,寂靜就在那裡等著我。 完整文章
文/雪莉.特克。經時報人文科學線同意轉載原題〈2017年Openbook年度好書翻譯書獎《在一起孤獨》作者致謝詞〉 《在一起孤獨:科技拉近了彼此距離,卻讓我們害怕親密交流?》獲得2017年Openbook年度好書翻譯書獎,我樂不可支,也深感榮幸。 完整文章
作為一個編輯人,我總是警覺:每個寫作都有個他者。 作為一位閱讀者,我總是深信:每個閱讀都有個自己。 「寫作有個自己」,這太理所當然了,甚至是一種本能──我們叨叨絮絮、反反覆覆談的,無非都是自己的所見所感所思;但作為一種企圖發揮溝通與傳播功能的公共寫作,「每個寫作都有個他者」,則是我們必須隨時警醒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