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何翩翩 幼兒園有沒有出回家功課,不是重點。重要的是,父母的陪伴與閱讀習慣的養成,才是孩子們未來求學時最大的利器。 我之前任職的學校總共有三個混齡的班級,有一年老師們對大班生準備進入幼小銜接的下學期,到底要不要給回家作業,出現了不同的看法,激盪出很多火花,頗有意思。 完整文章
文/萊諾拉.朱;譯/陳玫妏 第二天放學回家,雷尼重複說一個故事,四次!他的嘴巴裡有雞蛋,但他不是自己吃的;他最討厭的食物被陳老師放進他的嘴裡。 「她把雞蛋放在這裡。」雷尼嘴巴張大,用手指著裡面。然後呢?我問。 「我哭了,把它吐出來。」 然後呢? 完整文章
文/野島那美;譯/張佳雯 孩子會丟出各種問題,不局限於「為什麼有小寶寶?」所以被問到「什麼是陰蒂?」「什麼是處女?」也不足為奇。我自己也有過這種讓人害羞的經驗。 在我還是小學生的時候,不懂當時很流行的歌曲〈MANPY的G★SPOT〉(譯註:流行樂團南方之星於一九九五年發行的單曲,歌詞內容相當大膽情色),所以就跑去問讀國中的哥哥。結果哥哥滿臉通紅,不發一語的默默離開了。 完整文章
文/ 莊琳君 如果衣服穿搭是大人自我形象的一種表達方式,對孩子也是同樣道理。 穿搭這件事,在德國幼兒園裡幾乎全憑孩子的自由意志決定。 孩子藉由嘗試瞭解自己的喜好與適合自己的衣服,逐步勾勒出自己感覺舒服的樣貌。 「不好意思!艾力克斯為了要穿什麼衣服來幼兒園,折騰了一早上,所以我們才遲到。我們不是沒給孩子選擇,但他偏偏就選了長袖泳衣,我怎麼可能讓他穿出門?」 「原以為 2 完整文章
文/潘蜜拉.杜克曼;譯/汪芃 有天下午我去托兒所接小豆回家,她剛從遊戲場玩回來,臉上有一道殷紅的血痕,傷口不深,但仍淌著血。我問她怎麼了,她不肯說(但她看起來似乎不在意,也不痛的樣子)。我問了老師,老師也說不曉得事發經過,等到我質問托兒所的園長時,我的淚水已經在眼眶中打轉了,但園長也不清楚狀況,而且她們似乎很驚訝我如此小題大作。 完整文章
文/丹娜.蘇斯金;譯/王素蓮 雖然不是所有研究都顯示,早期接觸數學對話存在性別差異,但可能是更強而有力的對話形式,影響了女生的數學成績,那就是「性別刻板印象」。這很可能是導致女生遠離可能有興趣的領域,阻止她們參與科學、技術、工程、數學等重要領域,在其中發展專長並做出貢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