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野島那美;譯/張佳雯 孩子會丟出各種問題,不局限於「為什麼有小寶寶?」所以被問到「什麼是陰蒂?」「什麼是處女?」也不足為奇。我自己也有過這種讓人害羞的經驗。 在我還是小學生的時候,不懂當時很流行的歌曲〈MANPY的G★SPOT〉(譯註:流行樂團南方之星於一九九五年發行的單曲,歌詞內容相當大膽情色),所以就跑去問讀國中的哥哥。結果哥哥滿臉通紅,不發一語的默默離開了。 完整文章
文/ 莊琳君 如果衣服穿搭是大人自我形象的一種表達方式,對孩子也是同樣道理。 穿搭這件事,在德國幼兒園裡幾乎全憑孩子的自由意志決定。 孩子藉由嘗試瞭解自己的喜好與適合自己的衣服,逐步勾勒出自己感覺舒服的樣貌。 「不好意思!艾力克斯為了要穿什麼衣服來幼兒園,折騰了一早上,所以我們才遲到。我們不是沒給孩子選擇,但他偏偏就選了長袖泳衣,我怎麼可能讓他穿出門?」 「原以為 2 完整文章
文/潘蜜拉.杜克曼;譯/汪芃 有天下午我去托兒所接小豆回家,她剛從遊戲場玩回來,臉上有一道殷紅的血痕,傷口不深,但仍淌著血。我問她怎麼了,她不肯說(但她看起來似乎不在意,也不痛的樣子)。我問了老師,老師也說不曉得事發經過,等到我質問托兒所的園長時,我的淚水已經在眼眶中打轉了,但園長也不清楚狀況,而且她們似乎很驚訝我如此小題大作。 完整文章
文/丹娜.蘇斯金;譯/王素蓮 雖然不是所有研究都顯示,早期接觸數學對話存在性別差異,但可能是更強而有力的對話形式,影響了女生的數學成績,那就是「性別刻板印象」。這很可能是導致女生遠離可能有興趣的領域,阻止她們參與科學、技術、工程、數學等重要領域,在其中發展專長並做出貢獻。 完整文章
文/彼得.辛格;譯/李建興 許多年前,內人和我帶著後座的三個小女兒開車到某處,其中一人忽然問:「你會希望我們聰明,還是快樂?」 上個月,我閱讀蔡美兒的《華爾街日報》文章〈為何中國媽媽比較優越〉時,想起了那一刻,該文在 wsj.com 引發了四千多筆評論,在臉書則有十萬多筆。這篇文章意在宣傳蔡女士的新書《虎媽戰歌》(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完整文章
文╱吳曉樂 我很少想起眼鏡仔。他是我第三個家教學生,家住台北榮星花園附近。 說到眼鏡仔,整個人乾乾瘦瘦,捏不出幾兩肉,倒是戴了一副很笨重的眼鏡。眼鏡仔說,他近視已經七、八百度了,醫生曾恐嚇他,再不控制一下,眼鏡仔長大後可能就要失明了。可是,眼鏡仔控制不了,他每天都被成績綁架了,每天都用眼過度。 隨著年紀漸長,或許是對於往事的一種懷戀,我變得很常想起我最初的幾個學生。 完整文章
文/傑.貝爾 有個下午,我走進英文課教室,無意間聽到八年級的學生凱特正向同學抱怨她好餓。我問凱特,是不是忘了帶午餐,她回答:「我有帶,但我不喜歡吃我媽媽幫我準備的午餐。」我第一時間並沒有指出明確的解決辦法,也就是「那你應該自己準備午餐」,只是反問她,如果不喜歡媽媽準備的午餐,有什麼方法可以改善。 「我可以用買的……?」她提出方法,但語氣是疑問句,等著看我的回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