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墨閱讀榜:這本大家讀最久!】Vol. 27:成為一路進擊的里長伯吧!

聽到某個閱讀馬拉松以「向上提升」之類正向熱血的名義策展,會躍入腦海的可能就是工作術、投資法之類實戰指南,或者是正面思考、溫暖抱抱之類心靈雞湯。 這想法不能算錯,但也不算全對──因為「向上提升」的真正重點,是找到讓自己過得愉快的方法,如果賺錢會讓自己很愉快,那就去了解怎麼好好賺錢,如果學習會讓自己很愉…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那種相遇,甚至可能改變人生

對很多讀者而言,台北國際書展就是去逛攤位買書跑活動,但對一部分出版從業人員而言,那不只是擺攤賣書辦活動,還是與國外書探、經紀人、版權代理及編輯見面討論的時間;而在法蘭克福及倫敦等幾個以業內交流商談為主的國外大型書展裡,更可能讓參加者有許多奇妙遭遇。 天下雜誌的編輯許湘就有這樣的經驗。這類經驗有時會讓…

「只要有創作的機會,我都很喜歡。」──專訪陶晶瑩

文字/陶晶瑩;筆訪、整理/犁客 「媽媽半夜趕劇本的寫作身影,在我生命中是很重要的一副景象,可能也帶給我很大的影響。」陶晶瑩說,「我從小比較安靜,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閱讀。」 先以歌唱出道,再以主持見長,1999年,陶晶瑩出版第一本書,成了暢銷作家──但這並不是一時興起提筆就有的結果。 「寫作習慣從學生…

賈伯斯被消失的女兒:我不是一個錯誤,寫作是對過往的一種理解與療傷

文/麗莎.布倫南-賈伯斯;譯/韓絜光 一九七八年春天,父母二十三歲時,在他們共同朋友羅伯特位於俄勒岡的農場,媽媽在兩位助產士協助下,生下了我。陣痛到分娩從頭到尾三小時,羅伯特為我們拍了照片。爸爸晚了幾天才到。「那不是我的小孩。」他不斷跟農場裡的人說,但還是飛來看我了。我有黑頭髮和大鼻子,羅伯特也說:…

美麗與哀愁並存的記憶島嶼——顧德莎的《驟雨之島》

文/楊勝博;人物攝影/汪正翔 早晨剛開店的明星咖啡館,我們拾階而上,將炎熱的氣候阻擋在店面之外,坐進了二樓窗邊的座位。窗外不時傳來人車經過的聲響,就像是每天在島嶼上只聞其聲,未曾進入我們視野,卻真實存在的人事物。先前走過的每一道階梯,也讓我們來到了這裡,一如每個人的生命,過去的所有經歷,形塑了現在的…

小人物是九重葛。九重葛被看見的,是外面的葉子,而花藏在葉裡,像小小的珍珠。

文/吳佳鴻;人物攝影/Wu René 吳翛 「對家的告別嗎?」張郅忻雙手托腮,睜著易受驚的、鹿的眼睛,有些困惑遲疑的重複著我剛才的問句。面對坐在前方這位剛剛出版第三本著作的作家,原先預想的印象與框架:「新移民議題書寫者」、「女性散文家」、「年輕母親」……似乎都頗不貼切。眼前的她,單就只是帶著一本敘述…

跟你我站在一起的日本國民作家——宮部美幸創作三十週年紀念訪談

「只要翻開我青春時代的字典,出現的一定是宮部美幸。」 一位日本書迷在推特上如此寫道,這句話似乎能一窺宮部美幸之所以能被譽為「日本國民作家」的緣由。至今出道創作三十年的宮部美幸,寫作題材廣泛、著作量之豐,若要一口氣閱讀其全部的作品並不是件易事,但我們仍能從經典中挖掘宮部文學的原點。推理評論家傅博曾經這…

從被誤解誣衊埋沒至重見天日:再識沈從文

文/李渝 近數年沈從文的地位從被誤解誣衊埋沒而至重見天日,甚至直入中國小說和世界小說上的最高位置,高齡八十五歲的作家能夠親眼見到這變化,猜想晚年的心情是安慰的。讀者的我從完全不知作家是誰,隨環境的改變和年齡的增長而一步步認識,回想這很長的過程,其實無非也就是慢慢地明白了一些文學是什麼的過程。這裡或者…

【讀者舉手】這樣的事在這個時代不會發生了。希望不會。《穿條紋衣的男孩》

文/Pamela 我們都聽過納粹的暴行和慘案,卻都忘了歷史其實離我們不遠,並有可能會再度發生。 《穿條紋衣的男孩》的故事發生在「奧特─喂」,一個灰暗、空曠又死氣沉沉的地方。小男孩布魯諾一家因為「炎首」的命令,搬離了有大房子、漂亮街道、友善人們的柏林,來到這個有鐵絲網和穿「條紋睡衣」的人們的新居住地;…

11/13 【一起尋找台灣新舊交錯的美麗──《浩克慢遊》新書分享會】

時間:2015 年 11 月 13 日(五)19:30-21:00 地點:誠品信義書店(台北市信義區松高路11號) 主講人:王浩一、劉克襄 活動網頁:點我進入 最夯的旅行,不是疾走趕場,不是點到即止。   從山城到海岸、從都市到農村; 在菜市場買菜並溫習人情味; 從一棵樹的身世書寫城市; 走訪各地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