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馬修.戴斯蒙 我們家的經濟狀況並不寬裕,有時候瓦斯會被切掉,母親就會在燒柴的爐子上弄晚餐。對於如何持家她心裡有數。雖然她跟父親都沒有能力幫忙出錢,但她還是希望我們可以念到大學。我父親會以他的方式,讓我們把這點牢記在心。每當我們開車經過一排彎著腰在烈日下揮汗做著「爛」工作的人,父親就會轉頭問我們,「你們會想一輩子那樣嗎?」 「不想。」 「那就要讀大學。」 完整文章
編譯/Jasmine 《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選出了2016年年度十大好書,涵蓋內容議題包括:種族歧視、居住正義、當代社會問題、同志情慾、人權運動、國際政治關係等。當中LBGTQ小說《慾之所向》(What Belongs to You,暫譯)更被《出版人週刊》喻為是「2016年第一本偉大的小說」。另外還包括:榮獲今年亞馬遜年度最佳書單中的《地下鐵》(The 完整文章
我偶爾與其他大學教「歷代詩選」這門課的同行聚餐,談這課的綱目分配比重,選讀與習作的細節。古典時期說「文必秦漢,詩必盛唐」,即便此課名曰「歷代」,但大部分課程重心仍然在唐詩,而唐詩中不免又以杜甫最重要。我讀大學時這門課的教授甚至在課堂說:杜甫以前的詩都在為其準備,而杜甫以後的詩都又受其影響。足見老杜詩的承先啟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