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高澄天 談《鬼地方》之前,我想先談談這個世代文青可能不曾聽聞的故事── 暢銷長銷的程度空前,但不必那麼悲觀認定是絕後的,七、八零世代文青共同記憶朱少麟《傷心咖啡店之歌》,作者曾經四處投稿,遭到七、八家出版社拒絕,直到稿件輾轉到了九歌,當時九歌創辦人蔡文甫先生先讀完原稿,一句:「這小說好看,不必刪。」,締造了一個出版傳奇。 完整文章
「看啊! 我們英武神勇的女王達達要出征了, 她佩著長刀,頭纏著黑布, 長槍插在馬腿上, 腰桿挺直的坐在馬鞍, 說有多俊美就有多俊美, 連男子都要遜色三分。 彪馬社的婦女就要學這樣的氣勢啊, 未來我們也要佩著長刀, 跟番社的男人一起保護家園, 一起出征。 巴代: 完整文章
星雲文學獎辦了四屆,歷史小說獎項,只有第三屆由巴代得到第三名,其餘各屆,前三名都從缺,百萬大獎至今未頒出去。可見歷史小說寫作之難。 歷史小說未必人人讀過,但在小說裡讀到歷史,則是常有的事。雖然內容包含歷史的小說,不一定是歷史小說,然而這類型的小說,提到史事,讀起來幾可亂真,增添無比閱讀樂趣。《鹿鼎記》堪為代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