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暮琳 書擺在家裡即使不看,也可以是品味的展現、賞心悅目的收藏品,況且,還有那麼多的研究指出書多的環境能讓人變聰明。然而,在閱讀似乎百利而無一害的普遍共識下,在紐約,卻有些書為主人帶來了大麻煩——將它們的持有者送進法院。 第一個苦主是名叫班.漢莫(Ben 完整文章
文/法蘭克.麥考特;譯/趙丕慧 我跟弟弟馬拉基在布魯克林的克萊森街遊戲區裡。他兩歲,我三歲。我們在玩蹺蹺板。 上下上下。 馬拉基上。 我跳了下去。 馬拉基往下墜,蹺蹺板撞到地面,他尖叫,一手摀著嘴,有血。 天啊,有血就慘了。我媽會打死我。 說鬼鬼到。她正跑過遊戲區,但是大肚子害她跑不快。 她說,你幹了什麼?你為什麼要對弟弟那樣? 我無話可說。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夏綠蒂的網》是膾炙人口的兒童書,故事描寫純真的小豬韋伯,遇到溫柔的蜘蛛夏綠蒂,夏綠蒂結網織字,讓韋伯聲名大噪,扭轉了他被屠宰的命運,韋伯得以跟小女主人芬兒繼續快樂地生活在農場裡。故事裡的農場,真實生活裡就有一座,而且正在找新買家。 完整文章
文/艾瑪‧史卓伯;譯/陳佳琳 伊莉莎白與安德魯的臥室太熱了。三扇窗戶都已經打開,還有一台循環扇左右擺動,但室溫依舊過高。伊吉帕普已經棄守牠平常在大床睡覺的老位子,跑到窗台打盹,伊莉莎白非常羨慕。空調在地下室。安德魯最引以為傲的一件事就是他們總會等到熱得受不了,才會將空調搬出來。哈利出生前的某一年,他們甚至等到七月十五日。伊莉莎白踢開被單,翻身側躺。 「我還以為下雨會涼快一點,」她說。 完整文章
文/涂東寧 時報去年八月出版的《苦甜曼哈頓》(Sweetbitter,2016。),是作者史蒂芬妮.丹勒(Stephanie Danler)第一本小說,她過去未獲任何文學獎項紀錄;讀者可以發現,《苦甜曼哈頓》不像其它文學性較強的書,使用的修辭少,也常有破格的結構。但《苦甜曼哈頓》一出版便炙手可熱,占據《紐約時報》排行榜十週,《時代雜誌》評選其為「2016上半年最佳文學小說NO.1」。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