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生長在海嘯地震寒害等多災多難的日本東北岩手縣,身後才家喻戶曉的詩人、童話作家宮澤賢治,儘管家中經營當舖還算優裕,但是在精神上和實質生活上也受到無可言喻的衝擊和影響。 然而,對一顆敏感的心靈而言,大自然的力量帶來的不僅只有破壞的瘡痍,也有因敬畏而產生的神祕牽引,以及四季生物生生不息循環的觸發與感動。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對我這樣一個非常晚到的(年老的)奇幻文學讀者而言,這句尼爾.蓋曼用在短篇小說集《煙與鏡》卷頭語的文字——「然而有怪獸的地方就有奇蹟」,不啻是再適當不過的感想了。 與勒瑰恩極度不同的男性觀點,充斥著大量的雄性力量,在暗黑處、情色處、暴力處,令人有遭到巨礮轟擊的震撼,神奇的是,其中卻又隱含著某種揮之不去的絕望與憂傷。 完整文章
文/安德魯.所羅門;譯/謝忍翾 思覺失調症殘酷之處在於,哪些事物會消失而哪些不會,毫無道理可言。思覺失調症可能是讓人喪失情感能力,因而無法和人建立關係、愛人或信任他人,可能是讓人無法完全運用理性來思考,也可能是失去專業工作能力。患者有可能失去自理生活的基本能力,還可能喪失自我察覺及清楚分析的大部分能力。 完整文章
採訪、整理╱何立翔 台灣的各國翻譯文學,可說百花盛開,涵括各種國家、語言、題材⋯⋯在此之中,奇幻與科幻的類型小說,更是翻譯文學中極為重要的一環。然而,難道這些極受歡迎的幻想文學,在我們台灣的華文世界裡就無法產出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