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其實我最早的翻譯練習,」陳榮彬說,「譯的是講義。」 陳榮彬唸成功高中時加入校刊社,開始接觸哲學,「放學之後大部分同學去補習,我都跑去重慶南路的書店看書,中國哲學、西洋哲學,或者尼采,後來喜歡歐陸哲學,讀的就是法國、德國思想家的東西,總之什麼都看。」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許多人談到最偉大的中短篇小說,都會舉出康拉德的《祕密的分身》。 一個經驗淺薄的年輕人忽然當上了一艘遠洋船隻的船長,在處境孤立之下,某個深夜救起了一名神秘男子。 男子犯下重罪,然而年輕船長決定窩藏此人。在男子描述其境遇時,船長在男子身上看到另一個自己。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在當代西洋文學史捲軸上,哪一年最美好燦爛?美國短篇小說作家和書評家齊亞巴塔里(Jane Ciabattari)點名 1925 年!為什麼? 這一年,海明威初出茅廬之作《我們的時代》,以簡潔的文字和深刻意涵,驚豔文壇,與他亦敵亦友的費茲傑羅,推出《大亨小傳》,深刻描繪美國一次世界大戰後,紙醉金迷的社會;而女權主義先驅吳爾芙,也在這一年推出意識流鉅著《戴洛維夫人》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