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正(「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創辦人) 如果算得寬一點,我自己的越南史,可以從大學時代說起,只是,當時的我還不知道。 那時,常常去學校附近的燒臘店吃飯,老闆講的是廣東國語,我以為他們來自香港。直到大約十五年之後,我因為要辦越南文《四方報》,才知道燒臘店的老闆是越戰結束後、從越南來到台灣的廣東華人。而「四方報」這個名字,也是一位通曉越南文的燒臘店老闆所建議的。 越南初體驗 完整文章
文/ 阿潑 第一次由香港進廣東時,我選擇搭乘巴士入境,這是因為我對「邊界」著迷,也對跨越「一國兩制」分隔線感到好奇──這兩地分明是同個國家,卻有邊防界線。 開往「內地」的巴士站,就在機場旁,車站非常簡單,只是一層水泥間,外頭立著幾根通往南方城市的指示牌。十多名乘客百無聊賴地等著站務人員的乘車呼喚,沒有人像我這般緊張。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