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榮老讓我想起米蘭·昆德拉說的「不朽」

文/范俊奇 後來劉嘉玲才透露,葬禮回來之後,梁朝偉一句話都不說,成天抿著嘴在屋子裡安靜地踱步,甚至把酒吧上的紅酒杯子都取下來,一個接一個,慢慢地擦了又擦,但你其實可以聽得見梁朝偉心裡面的風,在呼呼地、呼呼地吹──一直到第三、第四天,當大家都慢慢接受下來張國榮已經不在了的事實,他這才徹徹底底崩潰下來,…

電影即日常,而我們隨共鳴翩然起舞——專訪《光影華爾滋》作者 Kristin

文/愛麗絲 「我是會打網球啦,但完全沒有舞蹈跟歌唱細胞,」談及臉書粉絲專頁名稱「一頁華爾滋 Let Me Sing you A Waltz」時,Kristin 笑稱,「沒有,我從來沒跳過華爾滋。」 Let me sing you a waltz Out of nowhere, out of my b…

林夕:在香港像張國榮這樣的歌手很少見

文/  蔣林 “我就是我,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天空海闊,要做最堅強的泡沫。我喜歡我,讓薔薇開出一種結果,孤獨的沙漠裡,一樣盛放得赤裸裸……”當張國榮擲地有聲地唱出這一段歌詞時,我被深深地震撼了。這哪裡是歌唱?這是宣言,這是自白,這是靈魂的剖析。毫無疑問,張國榮是造物者的光榮。作為一位歌手,…

聖母病再見

《家有囍事》我從小到大看了不下十次,只要在電視台上轉到,就能從切進去的分秒不痛不癢地看下去。這部港片有張國榮、張曼玉、周星馳和吳君如,單只是把這些人都給兜攏在一塊,不分派台詞給他們,都值得。劇中常家三兄弟跟父母同居於一屋簷下,長子常滿與妻子程大嫂結縭多年,但程大嫂受家事牽連成黃臉婆,常滿在外有情婦S…

「這個人物形象告訴我們什麼叫迷戀」

文/王鳴劍 小說《霸王別姬》寫的是梨園子弟的江湖人生。李碧華用她那乾脆俐落的文字,向讀者講述一個關於「婊子無情,戲子無義」的忠貞與背叛的故事,其中包含著對香港與大陸關係的寓言式投射,表現出作者作為一個普通香港人面對 97 回歸時的複雜心情。 小說文本的敘事時間始於 1929 年(世界經濟危機爆發和內…

【專題:青春歌單】伊格言:能要的一種都沒有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伊格言的宇宙量級負能量又來了!啊等等,可是,可是,這篇怎麼負能量到最後竟然有點感人!討厭啦,這是我的眼淚嗎? 你讓我站在這裡三個小時又二十分鐘 你卻給我躲在家裡 看著電視,吹著冷氣 你讓我傷心 黃小楨,〈15秒練習曲〉,我的大學時代。感謝youtube,多年後我方才首次看到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