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系國 他沿著小路爬到半山腰,停住腳步喘口氣。山腳的一排排墳墓為白霧籠罩住,遠遠望去霧裡的墓碑像無聲無息列隊前進的兵士,有時躲藏入霧中有時又突然出現。他知道這是霧氣流動的關係,卻不能不訝異整個墓園仿彿活了過來,墓地似乎一上一下在深呼吸,同時墓碑化為兵士此起彼伏做最後的衝刺。他從來沒有過這種詭異的感覺。 完整文章
文/張系國 呼回世界的蒙罕城是個小小的山城,和索倫城或海默城都很不同。擁有不斷生長銅像的第一大城索倫城座落在廣闊平原的中央,以翻轉的城市聞名宇宙的海默城則位處海邊。蒙罕城在回回大山的群山萬壑包圍中,只有狹窄山路和外界連接,交通非常不便,人口相對來說也很稀少,連同附近十七個村落總共還不滿萬人。這樣的小山城還名聲響亮,恐怕只有一個原因:蒙罕城是宇宙公認唯一完全屬於壞人的城市。 完整文章
每個世界在面臨選擇時,都會分裂成許多個平行的世界,有的世界變得更美好,有的世界則向下沉淪。雖然妳觀察不到平行的世界,但是妳可以推知它的存在。──《魔鬼的十億個名字》 自由靠人賞賜,這樣的自由不要也罷。──《魔鬼的十億個名字》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一群小知識份子,在台灣經濟起飛的七〇年代,因為在職場上施展不開來,有的茫然、有的憤慨、有的想盡辦法鑽門路,有的回頭讀史把頭埋進書堆裡。 在一切向錢看的拜金社會裡,原本抱負濟世的年輕人,陷在前途黯淡的低谷。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星雲組曲》寫於四十年前,〈傾城之戀〉收錄其中。 1980年正是台灣經濟正要起飛的階段,身為理工背景、在先進國家科技發展有了飛躍性成長的當頭,習於思索人類未來,尤其中國人(含當時的台灣人)未來的作者,以一連串設定發生於二十一世紀到兩百世紀的故事想像,提出「如果⋯⋯發生了,會怎樣呢?」的探問。 「如果人類受孕發展成功,會怎樣呢?」 完整文章
文/張系國 ■倪敏雯 他們終於讓我進入加護病房。看到紹凡面色慘白、雙目緊閉躺在床上,我的眼淚就忍不住奪眶而出,輕輕對他說:「紹凡,我親愛的紹凡,你能聽見我說話嗎?」 我緊握住他的手,他卻沒有反應,但是我注意到他的嘴唇稍稍動了一下。「紹凡,你聽見了,你一定聽見了。你的手和腳都不能夠移動,連脖子都動不了,我知道你心裡一定很驚恐。不要怕,張開眼睛看我。我有話跟你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