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約翰.波恩;譯/謝孟達 從電視劇的印象,我以為華生醫生會是位老先生,留著和佛洛伊德一樣的鬍鬚,穿著羊毛呢夾克,手肘位置會有拼布,而辦公室裡的書會從地板疊到天花板,彷彿十九世紀末以來沒有人清理過。結果出乎我的意料,醫生頗為年輕,不到三十五歲,穿得像是正要和朋友去酒吧喝一杯。長相滿接近酷玩樂團的主唱克里斯.馬汀。 完整文章
文/克莉絲朵.赫斯特;譯/童貴珊 我和我丈夫傑西(Jessie),曾面臨一段艱辛的時期。我們和一位諮商師見面,他的專長是幫助病患在爆發健康危機之後,如何與家人一同共度難關。 大約半年前,傑西飽受中風之苦。接下來連續好幾個月,我們得不斷與醫生約診,與諮商師會面,同時也在家庭與婚姻中開始進行一些彈性調整與改變。 傑西不再是過去的傑西,我也不再是過去的我,我們因為那場病痛而被徹底翻轉了。 完整文章
文/金素媛(김소원);譯/尹嘉玄 明明不是考試期間,大學生志勳卻已經坐在書桌前一個多小時,不斷埋首書寫、修改、背誦。他的嗓音沉穩又冷靜,神情卻明顯焦慮。他重新默讀寫好的講稿,闔上雙眼,回想那些內容,兩隻手也沒閒著,一直在練習肢體語言。 完整文章
文/艾彼 照顧你的是我,為什麼你總是想著他? 安如的哥哥在新加坡工作,全家都已移民至新加坡約有五、六年的時間,只剩下安如這個弟弟留在台灣老家。他們的父母年輕時沒有夫妻之間也要溝通的觀念,也不了解家庭會隨著時間而改變,沒有在家庭出現變化的第一時間做出反應與調整,反而經常因為害怕爭執而逃避溝通,夫妻關係逐漸不睦。 完整文章
文/蘇珊・佛沃、唐娜・費瑟;譯/郭庭瑄 通常到了認真許諾、約定終身那一刻,你應該已經非常了解你的伴侶,也見過或聽說過對方的家庭成員和狀況,例如哪些家人是溫和寬容的大好人,哪些是專橫霸道的控制狂,哪些又是愛裝可憐以博取同情的受害者角色。 完整文章
文/林祺堂(清華大學諮商中心兼任諮商心理師) 一段名勝古蹟必經的道路,不知道為何,總是坑坑巴巴,老是修不好,已經十年都如此。 A導遊,帶著歉意與怨氣,向車上的遊客說明:「不好意思,各位,接下來這一段路有點坎坷。政府真的很沒有效能,一段路修了十年,從來都沒有修好過。我們的稅真是白繳了。」 完整文章
文╱蔡嘉佳 病院日常 住進精神醫學病院,簡單來說就是精神病院後,我才發現許多從前的「算了」,在這裡是如此地被重視。 我常常無法走直線(沒喝酒!)、手抖、四肢微微地不協調,於是常摔倒、撞到或打翻東西,走路磕磕碰碰,男友對此不以為然,雖然我曾多次試圖解釋我無法好好控制身體,他還是會在我打翻飲料時拍桌大罵「妳在幹什麼!妳有什麼問題!」 完整文章
文╱丹.紐哈斯;譯╱祁怡瑋 「有時候對立和生氣還比較好,尤其是當別人把自己的觀感強加在你身上時。」 ── 三十一歲研究生雪倫 孩子們的身分認同,有很大一部分是透過自我表達和自我主張來形成。然而,在控制型家庭長大,意味著你的言論、感受和思想受到壓抑。這就是為什麼受到控制的童年有礙發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