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moo讀者支持的、來自世界各國知名學者的重量級歷史專論很多,但有一本由台灣本土作者撰寫、相對輕簡的歷史「散文」,長年佔著暢銷榜和閱讀榜的名次;沒讀過時會讓人覺得意外,一讀就會覺得這書會賣是理所當然。 因為作者講的不是「歷史」,而是「故事」,那些歷史人物全成了有血有肉的角色,有的長得不錯有的腦子不差,沒那麼多憂國憂民或胸懷大志,就是和你我一樣在世上生活呼吸試著活得開心一點的人。 完整文章
文/楊婉瑩 我不會被這個男人教訓什麼是性別歧視與厭女,我絕對不會。政府也不會被這個男人教訓性別歧視與厭女,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反對黨領袖說有性別歧視或是厭女者不適合擔任領導。我希望反對黨領袖拿張紙寫下他的辭職信。因為如果他希望知道厭女在當代澳洲長什麼樣子,他不需要議會提案,他只需要一面鏡子,那才是他需要的。(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10. Oct, 完整文章
文/顧玉珍(前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 「社運路上,姊妹情長。」Mickey 總是這樣說。明明一句狗血話,經他高調說出,便噴灑出真情摯性的濃香,久久不散。 Mickey 是我所認識最真摯熱烈的「社運人」,像一團火。在台灣性別平權運動尚未風湧之時,以獨特的花火燃起醒目的炮陣。妖嬈的陣頭不為娛樂神明,是要舞亂綁架弱勢生命的粗暴神聖秩序。 完整文章
李察洛文(Richard Loving)和米瑞傑特(Mildred Jeter)是一對美國情侶,他們的特殊處境,在於有些州認為他們可以結婚,有些州不認為。他們在華盛頓結婚後,搬到維吉尼亞。維吉尼亞州的法律不承認他們的婚姻,某天半夜,警察闖入住家逮捕他們。法庭宣判,洛文和傑特只有兩個選擇:離開維吉尼亞州,或入獄一年。他們選擇離開和上訴。1967年他們贏了,法院宣判維吉尼亞州敗訴。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第六十九屆艾美獎於2017年9月17日公布得獎名單,包括《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和《美麗心計》(Big little Lies)兩部文學改編影集大獲全勝;單是《使女的故事》就橫掃六項大獎,除了讓瑪格莉特.愛特伍的原著再次成為眾人討論焦點之外,也讓曾經抱怨自己受到艾美獎排擠的美國總統川普,馬上迎來他人生中與艾美獎最接近的時光。 完整文章
今年四月,傳出台大機械系推甄考題爭議,命題委員引述聖經,寫下支持一夫一妻的題幹,請考生以此論述「工程師的社會責任」。我在當月寫了〈台大機械系考題和逆向歧視〉,試圖主張: 該考題是歧視 該考題有差別待遇考生的嫌疑。 台大機械系有責任為了歧視道歉。 台大機械系有責任主動證明自己沒有差別待遇,例如提出考生立場不會影響評分的證據。 這個月教育部開罰,蘋果日報說: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在托爾金(Tolkien)的作品中,幾乎完全沒有女性存在,只有兩個吧,如果把蜘蛛算進去那就是三個,我就有算進去。」瑪格麗特‧愛特伍(Margaret Atwood)這麼說,而這是她日前在與《繼承三部曲》(The Inheritance Trilogy)新生代奇幻小說作家潔米欣(N.K. Jemisin)對談中,意外引發爆笑與討論的一段話……。 美國時間 11 月 7 日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