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思書軒】恐龍還沒滅絕!?(滅絕的那些也和你想的不一樣!)

我過去和朋友打賭「我可以請大家吃恐龍肉,輸了就請吃雞排!」的話,在科學上完全無誤,但是這幾年漸漸失效了──因為愈來愈多人知道鳥就是恐龍,那些電影中出現的兇猛恐龍,是非鳥類恐龍。所以雞肉就是貨真價實恐龍肉啊! 最近一篇恐龍胚胎化石的新聞又洗了我臉書的版。可能因為那個暱稱為「英良貝貝」(Baby Yin…

【GENE思書軒】最美麗的生物結構,最離奇的真實犯罪

我一直都認為,羽毛是世界上最美麗的生物結構之一! 作為最複雜的角質化皮膚附屬物,羽毛和哺乳動物的線性毛髮不同的是,它不僅是三維結構,也同時有二維的構圖,不僅在鳥身上不同部位的形態、構造、質地、功能各異,也讓鳥當畫布,用基因在其中作畫,然後又一根一根地在身上拼出更大的畫作,簡直奇妙絕倫! 並不是只有鳥…

那個哀傷的小鎮,那段虛構的歷史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賽門.史塔倫哈格(Simon Stålenhag)出生於1984年,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近郊的鄉下長大,從小就喜歡畫些自家附近的地景風貌,後來也開始著迷於科幻世界的概念設計。越畫越多、越畫越熟,也越畫越好之後,除了接受作畫委託──例如幫瑞典自然歷史…

「災難」就像一條換日線,有一天忽然靠近,結束了你的童年。

文/湯舒雯 有一天我的腦海裡忽然浮現一個念頭:「杜甫他不知道恐龍曾經存在。」我已經忘記那是在一次關於杜甫的、還是關於恐龍的閱讀時浮現的念頭。死在七七○年的杜甫,不知道一八二二年在英國被初次發現的恐龍,曾經存在。他所寫的每一首詩,都是在不知道「這個世界上(竟然)曾經存在過那樣一種龐然大物」、以及「那樣…

【GENE思書軒】有恐龍的問題也可以問獸醫啦!《獸醫超日常》

小時候想嘲弄朋友,會說「你應該去看獸醫」──這麼做當然是不對的,而且面對不會說話又形形色色的動物,獸醫的本領可不輸人醫。 不瞞大家,獸醫也曾是我童年時夢想的職業之一,尤其在電視上,看了一部講述動物園獸醫面對各種動物的疑難雜症如何對症下藥的紀錄片後,我就開始幻想自己也在動物園中cosplay獸醫,和毒…

日人心中的神聖存在,東京的破壞者兼守護獸哥吉拉

文/李清志 丹下健三可說是在研究哥吉拉時,最常被拿出來討論的建築師,因為每次哥吉拉來到東京,總是會破壞東京重要的建築地標,根據哥吉拉電影的研究,電影中建築物被破壞最多的建築師,當屬丹下健三。其實並不一定是因為大恐龍哥吉拉直接去攻擊這些建築物,而是巨大哥吉拉的移動與戰鬥,多少都會破壞城市中的建築,而丹…

【GENE思書軒】用科技治療疾病是一回事,改造人類是另一回事

當初我主修謠傳會終生科科的生命科學系前,有個轟動全世界的大新聞「桃莉羊」,每次有朋友問我是不是深受啟發,我一律回答不是──我念生命科學的終極目標是為了複製出恐龍,真心不騙!在大學的課上我也公開宣佈: 都怪當時年紀小,被酷炫的科幻故事騙了。念了生命科學才發現,原來要做基因工程編輯DNA序列,並不是像用…

【GENE思書軒】不需要邪惡組織,我們自己就可以毀滅地球!

我常常看到一種言論:如果要拯救地球,人類該先滅絕。面對這種言論,我只想回說:那您幹嘛不去⋯⋯ 不少媒體表示,人類消滅地球生物物種的速度,堪稱「第六次大滅絕」。許許多多存活在地球成萬上億年的動植物,成了人類的食物,在它們絕大部分無法馴養的情況下被人類通通吃光,或因人類大肆開墾野地作為農田、城市、工廠等…

《侏羅紀公園》從琥珀化石中找到恐龍的DNA再進行復活計畫,真實世界也可以嗎 ?

文/李永適 胡岡谷地蘊藏了大量的白堊紀琥珀化石,但當地長年內戰、瘴癘橫行,難以與世人見面。     三年多前,中國地質大學的年輕古生物學者邢立達第一次發給我看他從緬甸取得的一批新標本照片時,我驚訝地說不出話來。那是第一次在琥珀中發現疑似恐龍生物。在其中一件較容易辨認的照片中,一隻…

靠基因編輯,可以重現「侏儸紀公園」嗎?

文/珍妮佛・道納、山繆爾・史騰伯格 有些科學家可能會利用CRISPR來創造以前從未存在過的突變生物,其他科學家則是將CRISPR應用在讓原本消失的生物復活,這種做法就名副其實的稱為「去滅絕」(de-extinction)。早在CRISPR問世前幾10年,這項工作就已開始,而基因編輯只是科學家希望讓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