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年,吉田修一出版《惡人》,成功融合類合元素,又不失文學深度的寫作技法,在文壇及讀者之間獲得一致好評,也將吉田修一推向寫作生涯新高峰。後來甚至有評論家以「惡人」之前與「惡人」之後,來區分吉田作品的文風改變,足以顯示《惡人》作為吉田修一作家生涯的重要性。 完整文章
之前我們介紹過《中國文化基本教材》中許多老師沒教的事──像《論語》裡的假掰事蹟,或莊子惠施的嘴砲實錄。但說起諸子百家爭鳴的自由年代,最該介紹不容遺漏的應當是先秦的引戰王檢舉王《孟子》。 完整文章
隨機行兇甚或是殺童好似成了這幾年的新聞關鍵字,每每當巨大難以承受的惡耗過後,伴隨而來集體無意識之憤怒、脆弱或恐慌,幾經驗算,總歸結到死刑存廢的爭論上。若說生死大權大限得自於天,由至上命令所主宰,那麼討論廢死之課題,恐怕也非人類的道德律得以負載。 完整文章
前一篇「江南腔為什麼這麼娘?」已經提到顏之推寫給家族後輩的這部「家訓」,替我們保留了許多六朝南北士庶的文化與風俗。然而除此之外,顏之推還談到許多治族齊家的細節,更穿摻爆料了當時士族官員間的傳聞軼事,有點魏晉南北朝《壹周刊》的味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