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談《小團圓》很難。 一則是太多人談過,一則是隨便從哪個線頭拉出來,例如當時的時空背景、張愛玲的身世、母女關係、父女關係、張愛玲和胡蘭成的愛恨糾葛、張愛玲的親情、愛情與金錢觀,都不可能在短短的22分鐘節目裡講清楚。 完整文章
文/泰瑞・加斯帕德 Terry Gaspard 譯/劉碩雅 一段親密關係若要對等,夫妻就必須互相依賴,感受到彼此的鼓勵、陪伴是被需要的。若過去你曾被傷透了心,依賴另一半的想法可能讓你怯步。對你來說,打開心房可能就像把缺點全部攤在陽光下一樣難受。 不過,這卻是建立互信、親密關係的關鍵配方。 布芮妮.布朗(Brene Brown)在《勇於大膽(Daring 完整文章
文/柯琳.霍克;譯/柯清心 叢林 卡車怎麼會不見了? 我衝到加油站,看著泥土路兩邊,什麼都沒有,沒有煙塵,沒有人,零! 也許司機把我忘了?也許他需要去拿點什麼,會再回來?也許卡車被偷了,司機還在附近?我知道這些可能性都不高,但至少讓我懷抱希望──就算只有一下子。 我走到加油站另一側,發現我的黑背包躺在塵土中,我衝過去撿起來查看,裡面所有東西似乎都還原封不動。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魯益師即小說讀者熟悉的《納尼亞傳奇》作者C. S. 路易斯,基督徒由於敬愛這位偉大的思想家、神學家而尊稱他為魯益師。 洪財隆博士開宗明義以一句「不論是親愛、友愛、愛情,都應該留意不要過度膨脹,以免招致危險」來說明魯益師寫作《四種愛》的核心主旨。 因為人一旦無限放大自己的愛與被愛,也就可能導致愛的本質的丕變,在彼此關係裡注入毒素。 完整文章
文/陳雪 你說你目前戀愛的對象有過一段長達十年的戀情,分手後他們仍是工作夥伴、生活上的朋友,他們依然掛記對方,他們擁有的回憶甚至發展出「默契密語」,突然在對話裡出現你根本聽不懂,你們才開始一年多的戀情總像是活在龐大的陰影裡。 「我永遠也無法追上他們,他們已經有十年的基礎了。」 「或許他最愛的人根本不是我。我們到達不了那樣的深度。要怎麼去跟一段充滿了遺憾的戀情相比?」你悲傷地說。 完整文章
文/黃榮堅 法律上對通姦罪的除罪化問題爭議了很久,我們社會上二、三十年前對通姦罪規定存廢議題討論時所存在的正反面說法,到了今天為止也依然原貌呈現。政府單位對於通姦罪規定的存廢問題(和死刑存廢的問題一樣)最後決策上的說理基礎就是民意,亦即總有將近百分八十的人反對廢除通姦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