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柯琳.霍克;譯/柯清心 叢林 卡車怎麼會不見了? 我衝到加油站,看著泥土路兩邊,什麼都沒有,沒有煙塵,沒有人,零! 也許司機把我忘了?也許他需要去拿點什麼,會再回來?也許卡車被偷了,司機還在附近?我知道這些可能性都不高,但至少讓我懷抱希望──就算只有一下子。 我走到加油站另一側,發現我的黑背包躺在塵土中,我衝過去撿起來查看,裡面所有東西似乎都還原封不動。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魯益師即小說讀者熟悉的《納尼亞傳奇》作者C. S. 路易斯,基督徒由於敬愛這位偉大的思想家、神學家而尊稱他為魯益師。 洪財隆博士開宗明義以一句「不論是親愛、友愛、愛情,都應該留意不要過度膨脹,以免招致危險」來說明魯益師寫作《四種愛》的核心主旨。 因為人一旦無限放大自己的愛與被愛,也就可能導致愛的本質的丕變,在彼此關係裡注入毒素。 完整文章
文/陳雪 你說你目前戀愛的對象有過一段長達十年的戀情,分手後他們仍是工作夥伴、生活上的朋友,他們依然掛記對方,他們擁有的回憶甚至發展出「默契密語」,突然在對話裡出現你根本聽不懂,你們才開始一年多的戀情總像是活在龐大的陰影裡。 「我永遠也無法追上他們,他們已經有十年的基礎了。」 「或許他最愛的人根本不是我。我們到達不了那樣的深度。要怎麼去跟一段充滿了遺憾的戀情相比?」你悲傷地說。 完整文章
文/黃榮堅 法律上對通姦罪的除罪化問題爭議了很久,我們社會上二、三十年前對通姦罪規定存廢議題討論時所存在的正反面說法,到了今天為止也依然原貌呈現。政府單位對於通姦罪規定的存廢問題(和死刑存廢的問題一樣)最後決策上的說理基礎就是民意,亦即總有將近百分八十的人反對廢除通姦罪。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本文標題出自作者蔡素芬1994年出版《鹽田兒女》的原序。 完整的段落是: 「寫法傳統,無非是對人物有了真誠的感悟,寧以切合他們感情的方式,平實表達俗世生活。大千世界,驚濤與靜浪原可並容,此處無意故做詭異瑰奇。故事是大眾裡的,自然也要歸屬於大眾。」 完整文章
文/E L詹姆絲(E L James) 譯/康學慧 艾莉希亞穿著米赫爾的舊防水外套,將雙手更加埋進口袋裡,想讓冰冷的手指暖起來,但一點用也沒有。她縮在圍巾裡,在冬季刺骨的小雨中跋涉,往切爾西堤岸那一整排公寓走去。今天是星期三,她第二次自己來,沒有克麗絲汀娜的陪伴,她又可以去有鋼琴的那間大公寓了。 完整文章
前一陣子,連續讀了兩本愛情散文集,頗有感觸。作者都是心思細膩、心意溫暖的男生,一是陳曉唯《我們回家吧》,一是謝凱特《普通的戀愛》。 《普通的戀愛》整本書寫的都是感情。面對飄忽易變的情感,進退之間,有困惑,有體會,有喜悅,有沮喪,有勇敢的時候,更有脆弱的片刻。謝凱特的心思敏銳,一點點風吹草動,無非是感情的試溫,心意的試探,是步步探索,層層探問:眼前這個人是不是對的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