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十幾年來,我聽到愛滋依然不經意怔了一會兒的那些時刻

文/羅毓嘉 十二月一日是世界愛滋日。愛滋還在。我的感染者朋友們還在。還在這個依然有著差異與歧視的世界,而日子過著。日子過去。這一陣子我斷斷續續寫了些關於愛滋的文章,我不斷想起去年六月底那位當時素昧平生的大鬍子,想起他跟我說自己是 HIV positive 的西雅圖,陽光明媚的下午。 想起十幾年來,我…

當疾病成了隱喻,愛滋病不再只是疾病,而是恥辱與罪過

文/馬克.霍尼斯巴姆;譯/金瑄桓、謝孟庭 文化評論家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在《疾病的隱喻》(Illness as Metaphor)提到,如果某種疾病的起因讓人摸不著頭緒、治療又毫無成效,通常會成為影響後世甚鉅的重要疾病。「起初,腐敗、衰亡、汙染、失序、脆弱等引發深層恐懼的元素都與…

【GENE思書軒】對抗病毒的免疫系統,有的像港警,有的像川普!?

有很多我們身體正常的生理功能一直默默地工作,我們會意識到它們存在,可能是它們失去功能的時候,或者,是它們不斷秀存在感的時候。 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這隻黑天鵝,很可能在2019年11月底或12月初就從中國湖北的野生動物感染人類,而且突變成能夠人傳人了,可惜更可恨的是…

當科學家們同時發現相同成果,諾貝爾獎該頒給誰?

文/劉炯朗 諾貝爾獎不頒給已經過世的人,嚴格來說,只能頒給在獎項宣布當天仍在世的人。例如大家都公認基爾比和諾伊斯(Robert Noyce)是積體電路的發明者,但是當基爾比在2000年以積體電路的發明獲得諾貝爾物理獎時,諾伊斯已經於 1990 年去世了,所以諾貝爾獎只頒給基爾比一人。諾貝爾獎還有一個…

一路以來想要的,只是可以好好呼吸、好好生活的未來

文/平路 一九九二年四月間,台視一連三天播出關於女同性戀的報導。本單元是在未告知當事人的情況下偷偷拍攝,旁白又夾雜足以造成負面印象的敘述,五月五日,節目製作人張雅琴向牽涉到的兩位歌手「表示遺憾」,事件草草收場。其中反映著我們社會對待這個嚴肅議題的輕忽。 電視攝影機採取的角度向來是將多數人的行為置放在…

【故事‧說書】看醫生、還是賭一把?──讀《科倫醫生吐真言:醫學爭議教我們的二三事》

文/陳柏勳(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中西醫師)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醫療糾紛頻傳的現代社會,人們似乎逐漸體認到:醫學同時有其專業與極限,而我們在面對醫學的專業卻有限的情況時,應如何自處呢?本文所要引介的《科倫醫生吐真言:醫學爭議教我們的二三事》(Dr. Golem: How to T…

【GENE思書軒】戰勝愛滋的醫學傳奇

現在愛滋病雖然已經能夠用藥物控制了,算是能說是有藥救了的慢性病。可是民眾仍對愛滋病聞之色變。我有位朋友要搭捷運上下班,擁擠的車廂裡人們之間的肢體接觸讓她甚感困擾。有陣子她察覺車廂內大家似乎特意和她保持距離,有時候座位旁是空的,人滿的車廂仍沒人坐下。 她後來發現,原來那時候她都在捷運上讀一本書《戰勝愛…

HIV 研究員:我差一點就感染愛滋了⋯⋯

文/霍特(Nathalia Holt) 針刺穿了兩層手套,刺入我手指的柔軟皮膚裡。這樣快速一刺,不痛不癢。我坐在排風櫃前,一動也不動,只是試著理解剛剛的事情有多嚴重。 我的實驗室位在洛杉磯川流不息的日落大道下面,坐落在洛杉磯兒童醫院的動物研究機構裡。繁忙的道路上人山人海,但下面的實驗室是我有生以來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