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標題取自張惠菁最新散文集《比霧更深的地方》作者簽名版的題詞。 年假這幾天,「致善良」、「致勇氣」這兩句話一直縈繞腦際,在複雜的群體關係、多變的時代樣貎裡,更顯出堅持的必要和難度。 要說《清秀佳人》中的安妮會成為某些特質的女孩在青少年期心靈的好朋友,定然是這個故事裡,安妮身邊有養父母馬修和瑪莉拉,以及好友黛安娜、吉伯特。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首先這個標題的靈感完全來自於楊佳嫻老師為此書所寫的導讀,若再延伸,便是死神隨時可能降臨的幽閉青春期。 這其中又有有幾個層次可展開。 這本近乎完整的版本著實令我大吃一驚,在我腦中留存幼時所讀刪節兒童版的印象中,安妮是住在黑暗、密不通風、窄仄的閣樓,安妮是個正向、懂事,受迫害仍不屈服的孩子。 完整文章
文/莊靜君 中央社的記者問我說:「為什麼一定要邀請安德烈克考夫來台灣?」 我在皇冠工作時,2001年出版了安德烈克考夫的《企鵝的憂鬱》,那時的書名是《冰上的野餐》。我非常喜歡這本書,對書的內容念念不忘。 2012年成立愛米粒後,去日本拜訪了新潮社,他們也是這本書的出版社,這本書在新潮社長銷至今。那時我就想,這麼好的作品,不應該在台灣絕版,長考了兩年後決定重新翻譯出版。 完整文章
文/莊靜君 一九九七年四月一日,我如願以償地進入出版社成了編輯。歷經了手寫稿、量字表、切割板、傳真機的手作時代最尾端,快速進入了電腦、電子郵件、電子書、智慧型手機到雲端閱讀的網路時代。我們是最受挑戰也是最幸福的編輯,因為我們在最短的時間內,體驗了出版的大時代變化。 那時剛當編輯的我,負責的是最冷門的外文翻譯書, 每個月只需要編輯一本電影改編小說,也負責洽談為數很少的版權購買工作。 完整文章
文/艾瑪.雷耶斯 親愛的海曼: 今天中午十二點戴高樂將軍離開愛麗榭宮,他唯一帶走的行李,只有一千一百九十四萬三千兩百三十三個法國人對他的一千一百九十四萬三千兩百三十三個否定。 不知怎麼著,新聞在帶給我們的激情仍餘波盪漾之際,也勾起了我對童年的最遙遠回憶。 完整文章
文/葉維佳 《祕史》(The Secret History)出版二十餘年,名列英國BBC「史上最偉大的一百本小說」,《失物招領》(Lost & Found)初試啼聲即入選2015年澳洲出版年度小說;《祕史》講得是貴族校園中青春的狂飆乃至於墮落,《失物招領》則述說三個寂寞生命一起踏上「尋找」旅途的公路之歌…… 完整文章
讀《我在衣櫥寫作的日子》感覺妙趣橫生,聽作者侯曼‧普耶多拉斯講話也充滿笑點,不是忽然翻出警察證件對著鏡頭說「你被捕了!」,就是敘述自己怎麼破解魔術中的騙人手法。侯曼認為閱讀和寫作是自己最大的熱情所在,從訪談當中,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的瘋狂~ 作家是超完美的職業! 完整文章
文/彼得‧加多斯 時序是夏季。二戰於三個星期前才剛畫下休止符,我的父親米克羅斯在一個下著雨的日子搭上了一艘航向瑞典的船。波羅的海上頭吹著一股狂暴的北風,把海浪裡的船隻甩到了兩、三公尺高。他待在下層的甲板裡。一旁的乘客都臥在充當床鋪的稻草墊上,使勁地抓住自己的床,徒勞無功地試圖在這場恐怖的擺盪中穩住身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