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法斯托.布里奇 我生命中有三個最重要的日子,為避免大家弄錯,我要以嚴謹的時間順序列出來。 第一個日子是「1972 年 10 月 13 日星期五」,13 日星期五。 那天,一架 Fokker 飛機摔落在安地斯山脈,45 名乘客隨後為了求生,還吃起同伴的肉。當時都才十八歲的安東尼歐與卡拉,也就是我的爸、媽,在一部詭異的米黃色 Dyane 完整文章
文/費德瑞‧烏勒森 從沒有任何事情值得我費心記下。 瑣事不斷。時光匆匆。生老病死。縱使過往記述讓人得以回首檢視,然而曾經毫無意義的事物,仍不會因而變成美談。遲早有一天,這一切都會告終。而我知道,當泥土砸在我的棺蓋上時,不會有人想要知道我在三月的某個星期一做了些什麼。 沒有任何事情值得我費心將它記下。 只除了一件事以外。 我清楚知道,很快地,將不再有人能活著閱讀我的記事。 完整文章
文/李晛瑞 2013年2月13號    加州,長灘市    我的名字叫做李晛瑞。    這不是我出生時的名字,也不是在往後的人生中,在不同的時期裡,別人強迫要我接受的名字。這個名字,是我在獲得自由以後,給自己取的名字。「晛」這個字的意思是「陽光」。「瑞」的意思則是「好運」。會選擇這個名字,是因為我的未來將充滿光明與溫暖的日子,我將再也不會活在陰影的底下。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若要問養貓可以給人多大的刺激與影響,那這問題一定要由《為何貓都叫不來》的作者杉作(Sugisaku)來回答。曾是拳擊手的他,因傷無法繼續留在拳擊場後,一度灰心喪志終日無所事事,最後還好因為幫忙照顧哥哥撿來的兩隻貓,才讓他重新找回「被需要」的感覺,還靠著把這些人貓之間的相處故事,成了家喻戶曉的暢銷作家,故事也即將登上大螢幕……。完整文章
文/馬拉拉·優薩福扎伊、派翠莎·麥考密克 從我有記憶以來,我們家裡總是擠滿了人:鄰居、親戚,以及我父親的友人──還有川流不息的堂或表兄弟姊妹。就連我們搬離窄小的第一棟房子,而我好不容易擁有「自己」的一間臥室後,那間臥室也鮮少是我所獨有。總是會有一名表親睡在房間的地板上。這是因為帕什圖法的核心價值之一就是殷勤好客。身為一名帕什圖人,你家的大門永遠都為了訪客而敞開。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Adam Burke 文╱Emily(愛米粒出版 總編輯) 原刊載於愛米粒的外國與文學,已獲授權轉載 各位讀者朋友們你們好, 七月底我走訪了很多通路,說了很多次關於《HQ事件的真相》的故事。關於這本台灣未來的暢銷書,是的,現在很多人一開口就是跟我這樣說:「靜君,關於你們那本九月的暢銷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