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千禧年人們正在為跨入全新世紀慶賀時,對於我,除了換了工作,就是與生命中很重要的書邂逅,其中一本就是《我願意為妳朗讀》。 乍讀,是一個令人戰慄的禁忌愛情故事,到了第二部卻有了意外的翻轉,一個大秘密後的個人命運與時代悲劇拉開來,頓時如吞下鉛液,沉重窒息。 等翻開最後一部——第三部,無數的叩問與辯證洶湧撲進腦門。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以《活了一百萬次的貓》享譽國際的繪本名家佐野洋子,與同樣詩名卓著,在日本有「國民詩人」之稱的谷川俊太郎,有過一次短暫的婚姻,維持了六年。《兩個夏天》於1995年出版後,即因隔年兩人仳離而斷版,是讀者一書難求的夢幻逸品,這本書終於在2018年由小學館重新企劃出版,造成了轟動。 本書由木馬文化首度引進台灣,副總編輯偉傑的領讀摘要如下: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又涼又暖的季節》出版於1986年,收錄了七則短篇小說,是《自己的天空》《滄桑》之外,袁瓊瓊早期具代表性的短篇小說集。 《又涼又暖的季節》所關心的主題多元,有死亡威脅與青春成長、貧賤夫妻與分合選擇、同志壓抑的悲戀,潦倒父親的結局,並有幽默的手法寫家族聯手合演一齣「幫姑姑擋追求者」的喜劇,以及奇幻性質的童話和孩子怎樣抵抗睡魔的幻想故事。 完整文章
文/泰瑞・加斯帕德 Terry Gaspard 譯/劉碩雅 一段親密關係若要對等,夫妻就必須互相依賴,感受到彼此的鼓勵、陪伴是被需要的。若過去你曾被傷透了心,依賴另一半的想法可能讓你怯步。對你來說,打開心房可能就像把缺點全部攤在陽光下一樣難受。 不過,這卻是建立互信、親密關係的關鍵配方。 布芮妮.布朗(Brene Brown)在《勇於大膽(Daring 完整文章
前一陣子,連續讀了兩本愛情散文集,頗有感觸。作者都是心思細膩、心意溫暖的男生,一是陳曉唯《我們回家吧》,一是謝凱特《普通的戀愛》。 《普通的戀愛》整本書寫的都是感情。面對飄忽易變的情感,進退之間,有困惑,有體會,有喜悅,有沮喪,有勇敢的時候,更有脆弱的片刻。謝凱特的心思敏銳,一點點風吹草動,無非是感情的試溫,心意的試探,是步步探索,層層探問:眼前這個人是不是對的人?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在人與人的關係中,有兩個基本的難題,自己的處境與對方的處境、自己的情緒與對方的情緒。 處境需要彼此理解,情緒需要各自消化。一旦沒有處理得宜,雙乘的後果,更顯複雜、危險。 情緒何來,人尚且不明其因,再加上利害得失計較,就有盤算。 怎樣的情況才算勒索,如何覺察、如何應對,如何掙脫。 完整文章
文/熊仁謙 談到人際關係,我們常會強調要「真誠」,要能夠向彼此展現真實的自我。很多政治人物也不時把真誠抬出來標榜自己,或質疑對手。彷彿與人互動時最重要的唯有真誠,真誠是所有關係問題的癥結。 當我們說真誠對待彼此的時候,好像真誠是指沒有心機、不經過設計矯飾、不刻意做什麼。聽起來都很正面,其實卻藏有另一面的意思:跟對方相處時,我不想刻意做任何事,我想暢所欲言、為所欲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