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在人與人的關係中,有兩個基本的難題,自己的處境與對方的處境、自己的情緒與對方的情緒。 處境需要彼此理解,情緒需要各自消化。一旦沒有處理得宜,雙乘的後果,更顯複雜、危險。 情緒何來,人尚且不明其因,再加上利害得失計較,就有盤算。 怎樣的情況才算勒索,如何覺察、如何應對,如何掙脫。 完整文章
文/熊仁謙 談到人際關係,我們常會強調要「真誠」,要能夠向彼此展現真實的自我。很多政治人物也不時把真誠抬出來標榜自己,或質疑對手。彷彿與人互動時最重要的唯有真誠,真誠是所有關係問題的癥結。 當我們說真誠對待彼此的時候,好像真誠是指沒有心機、不經過設計矯飾、不刻意做什麼。聽起來都很正面,其實卻藏有另一面的意思:跟對方相處時,我不想刻意做任何事,我想暢所欲言、為所欲為。 完整文章
寫作的感情含量,是一道長長的光譜,從一端的詩歌、散文,到另一端的新聞、文書記錄,寫作者投注其中的情感可以從洋溢氾濫,到冷靜淡漠;甚至在同一類文體中,更會因寫作者的風格殊異,而感情的濃淡有別。 完整文章
文/孫中興 之前,有人這樣問過:「老師,你說過人就像一顆鑽石,要找出自己最重要的那個切面,然後找到一個可以和自己互相輝映的人。我的問題是,我已經找到一個很不錯,也有不少切面彼此相符的鑽石了,之後卻又發現了另外一顆更多切面相合的,這時候我該怎麼辦?」 完整文章
文/郭彥麟(精神科醫師) 「你會容易緊張嗎?」 他正抱怨自己的失眠,卻在我提出這個問題後,停頓下來,彷彿也疲倦地閉了眼睛。 愈累愈睡不著,睡不著隔天更累,無法沉睡又無法真的清醒……失眠帶來的疲倦就這樣加速地循環累積,變成償不清的債。吞下了大把維他命、大量咖啡,統統排進尿裡,卻沒能排出絲毫疲倦,走投無路了,只冀望靠安眠藥好好睡一覺,先還些利息也好。 完整文章
文/吳存富(可道律師事務所主持律師) 那天遇到個很久不見的當事人,出乎意料地,她變得比半年前漂亮多了,是她叫住了我,否則,我幾乎要認不出她來。 我問她過得如何?她回答:「很好啊!」 這答案很令人欣喜,因為多數經歷離婚過程的當事人都要好一陣子才走得出來,而且離婚後都會滄桑衰老許多。 完整文章
文/張兆志 怎麼能安心? 結束一段感情,很難,結束一段婚姻,更難。 玩過電玩的人都知道,所有的關卡都解除了, 就是破關。 在兩個人談感情的過程中,不知道要經過多少關卡, 最後才能夠走入感情的最高殿堂,也就是婚姻。 婚姻代表著一生一世,永誌不渝,是愛情的最高榮耀, 也就是說, 不會有比婚姻更需要用心費心去追求的關卡了, 接下來的日子, 將會是兩個人牽起彼此的手,共同創造的未來。 完整文章
文/貝莉 兩年多前,我跟以結婚為前提的男友分手了。跟他,是百分之百一見鍾情。當時與同居男友分手約月餘。終日如行屍走肉,以淚洗面、不想吃飯,體重直落。那時我連出門有男生跟我搭訕都面無表情,朋友深怕我在靈魂抽空的狀態下,會莫名被帶走,總是盯住、制止他們,彷彿我是無行為能力的病人。平日喜愛素顏的我,卻老是化著精緻地妝,踩著高跟鞋,想要證明我很好、真的很好。 但我好嗎? 我爛透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