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嚴時期發動的「一清專案」,反讓黑道全聚集在監獄裡

文/莊岳燊 新聞中的黑道人物出殯排場,往往有一字排開的千萬豪車群,數百、甚至數千名穿西裝戴墨鏡的黑衣人,加上氣派無比的會場佈置。舉例來說,我們常常會在新聞中看到這樣的報導: 將近三百多台的車陣在街頭綿延數公里,告別式現場湧進千位黑衣人為其送行,市長、立委等政商名流,甚至前任立法院長都親自到場拈香致意…

【布克新聞】S3EP21:清理與記憶的未竟之業:《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1947年,臺灣發生了二二八事件,整座島掀起了驚滔巨浪。接著,長達三十八年 戒嚴統治降臨,白色恐怖籠罩,雖在八零年代後逐步實現民主化,遭受白恐、 戒嚴迫害的受難人數、事件真相,仍難以清晰。面對民主國家的建立,隨即 而來的咎責、補償,也就是所謂的「轉型正義」該如何實踐? 為什麼只要一談到「轉型正義」,…

【布克新聞】S3EP19:國家從來不請問:《臺灣白色恐怖小說選》

舞鶴有一篇小說叫做〈逃兵二哥〉,小說裡透過主角的逃兵生活,探問了一個非常深刻,卻難以回覆的問題:「為什麼人一出生便要隸屬某個國家?為什麼國家從來就不必請問一聲你願不願意當它的國民?」 多數人一出生便會被賦予來自國家的身分,我們多半無從選擇。然而,國家體制可以是保護,也可以是迫害,臺灣戒嚴、白色恐怖時…

在地與國際,從《來自清水的孩子》看國際出版——作者游珮芸與日文翻譯倉本知明對談紀錄(下)

文字紀錄/李尚喬 讀者提問1:想問倉本老師,不是以譯者的身分,而是以讀者的身份在讀這套書的時候,最感動的是哪個部分? 倉:最感動的…..應該是第二集…..你們都看過了嗎?好像劇透的感覺(笑)。第二集最後的部分,蔡焜霖在綠島服刑完回到家,爸爸就自殺了。爸爸對新中國這麼期待,沒想…

在地與國際,從《來自清水的孩子》看國際出版——作者游珮芸與日文翻譯倉本知明對談紀錄(中)

文字記錄/李尚喬 游:我比較好奇的是,這本書有很多為了反映時代政權交替,各種語言混雜的現象,譬如日治時期就是台語加日語,之後可能台語、日語、華語,還有一點點英文在裡面。我不知道倉本老師在翻譯上怎麼區分台語和中文?怎麼讓日本的讀者知道說他現在講的不是一般的華語? 倉:我翻譯這本書最頭痛的,就是用很多語…

在地與國際,從《來自清水的孩子》看國際出版——作者游珮芸與日文翻譯倉本知明對談紀錄(上)

文字紀錄/李尚喬 游:各位現場的朋友大家午安,我是游珮芸,是《來自清水的孩子》腳本作者,今天很榮幸來跟大家分享這本書。今天是六月四號,蠻值得紀念的日子。《來自清水的孩子》日文版會是在七月七月日本上市。今天我們很榮幸邀請到倉本知明老師,目前在高雄的文藻大學日文系擔任教師,他也是我們這套書日文版的譯者。…

「妳是派娜娜!」「是,我是。」──專訪《我的流行音樂病》作者熊儒賢

文/犁客 「到部落拜訪那天的最後,高英傑老師帶我們回到他達邦的老家,有個老太太在黃昏的天色裡迎接我們,就是部落裡路燈的燈光,不怎麼亮。高英傑老師指著她,說,『這個是我姊姊,以前也在唱歌。』」熊儒賢眼中浮現懷念的神采,「我不知怎麼突然想到,『妳是派娜娜!』她說,『是,我是。』」 熊儒賢是「野火樂集」的…

在不公義的冷漠世界,如何自救或救人?答案是——真誠,以及使用正確的字眼

文/卡繆;譯/嚴慧瑩 卡繆戲劇集序[1] 這本戲劇集收錄的劇本是一九三八至一九五○年之間完成的。第一齣《卡里古拉》是一九三八年在讀了蘇埃托尼(Suétone)的《十二帝王傳》(Douze Césars)之後所寫的。我本來構想由我在阿爾及爾成立的小劇團演出,而我的意圖很簡單,就是創造卡里古拉這個角色。…

【一週E書】那些有的遭到迫害,有的參與了迫害的高級知識分子

文/犁客 金庸的《射鵰英雄傳》在台灣曾經被禁。那是戒嚴時期,有人說因為毛澤東寫的〈泌園春〉一詞當中有「只識彎弓射大鵰」的句子,所以這書被禁,有人說因為金庸是《明報》發行人,而明報批評過國民黨,所以這書被禁,也有人說因為這書裡某些東西影射共產黨,所以被禁。 原因眾說紛云,第一個可能最接近事實,因為那時…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偉人比你想像的瞎,而,你比你想像的優秀

我們對自己常常很有信心──我們深知自己心靈內裡的小奸小惡,所以相信在某些情況下,我們會因為覺得事不關己、必須遵從命令,或者得要設法保命等等理由,將那些小奸小惡理所當然地表現出來,就算傷害別人也蠻不在乎。 雖然我們對這樣的自己很有信心,但卻有許多實證顯示,在那些我們認為會催化人性當中的惡念、堂而皇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