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島耕作;筆訪/犁客 我們認識島耕作時,他剛升上公司的課長,他是一個剛從青年時代步入前中年期、任職日本大型商社、努力工作男子的典型,得面對家庭和職場的問題,得處理感情和人際的關係。島耕作幾乎是某段時期日本上班族的代表──當然,不是每個上班族都會面對與島耕作相同的際遇,但大家都很容易在島耕作的某段經歷裡找到共鳴。 完整文章
文/戶田一康 世上有愛看推理小說的人,也有不愛看推理小說的人。 就像有人喜歡吃番茄,有人不喜歡吃番茄一般。 喜歡就不需要理由,但對於不喜歡吃的人而言,理由卻很多。皮有點硬、有腥味、味道酸、口感不佳等等(人總是比較能夠分析負面的感情或感覺)。 推理小說也是一樣。 有人看到作者花了很多頁數只為說明殺人現場的狀況就感到頭痛(直接跳過所謂的「密室平面圖」)。 完整文章
本書成分:☑不能說|☑偵探&助手|☑殺人魔|☑完美犯罪|☑燒腦詭計|☑生存危機 「讀上三十分鐘,你的世界將被徹底顛覆。」 《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週刊文春MYSTERY BEST10》、《本格推理BEST10》三大推理媒體年度冠軍,出道作即追平東野圭吾二十年成就! 「這個暑假,不能沒有事件發生。」 愉快的烤肉派對結束囉,進食時間開始下一個活祭品是誰呢? 完整文章
文/犁客 1926年,英國牛津,三十四歲的托爾金認識了二十八歲的路易斯。 當時托爾金剛剛到牛津當老師一年左右,認識了一些和他一樣對詩、神祕小說、奇幻故事、北歐神話等等作品有興趣的同好,路易斯也是其中之一。托爾金已經寫了《哈比人歷險記》和《魔戒》的開頭(對,就是讓人讀起來相當索然無味、完全是夏爾及哈比人家族史設定的那個部分),不過都還沒有正式發表。 完整文章
連不讀日本推理的讀者,都可能聽過宮部美幸的經典大作《模倣犯》,但不讀宮部美幸,就很難體會她的故事為什麼會那麼有魅力。如果覺得《模倣犯》厚厚兩大本像殺人凶器實在很難處理,那可以從單冊的、薄一點的、設定絕對讓你很有熟悉感受又有電子版的「杉村三郎」系列開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如果你是一個二十世紀九零年代時大量閱讀的讀者(不用舉手,因為這會透露年齡),那麼或許會記得一個奇妙的現象:國內文學獎作品不見得好讀,也不怎麼好賣,而來自國外的翻譯書數量越來越多,而且引進的方式開始更有組織和系統──早先以書系選書為號召的做法,逐漸聚焦在某些類型與某些作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