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徐玫怡 最初下載實驗教育申請書的時候有點傻眼,原來想要自學的話,要寫的東西好多! 除了說明學童為何自學,還要交出師資證明,並附上有計畫的課程內容,甚至要提出每週進度、能力指標……我一看到公文型式的表格就自動變傻──天啊這要怎麼填寫呢? 完整文章
課綱爭論是對於歷史的詮釋爭論。我的立場和新課綱不同,我沒辦法接受新課綱把臺灣視為中國的一部份,但也不認為撤回課綱算是解決問題。 反課綱的一種說法是「教育不能為政治服務」,意思是: 執政黨不該試圖利用教育來影響下一代產生與自己更接近的政治意識形態。 然而,我也看到一些反課綱的人主張說: 即便新課綱不撤回也無所謂,反正明年民進黨很有可能上台,到時候還是會改成臺灣主體的歷史觀。 完整文章
人稱翟神的翟本喬,他是台灣第一位跳級生,Google、貝爾實驗室頂尖工程師,和沛科技創辦人,也是台灣雲端技術先鋒者,但他真正令人尊敬的,並非這些耀眼的經驗,而是他突破框架、解決問題的思考邏輯。究竟翟本喬是如何看待台灣產業發展、教育及企業管理等面向,本次專訪都將一一為您解答: 用創新開放的企業文化,帶動台灣產業進步 明明擁有眾人羨慕不已,在 Google 完整文章
編輯幹久了有時候會忘記,這是個許多業外人士非常欣羨的職業。像前一陣子某理科背景的女性同胞,放棄高薪出國遊歷了一年,回國後終於爭取到編輯的工作,她竟然覺得這是一件值得驕傲的生涯成就。我被編輯線上的各式挑戰,折磨得忘記編輯其實是多麼讓人嚮往的行業了——雖然這種嚮往恐怕出於誤會的成分非常高。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