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三個人到旅店投宿,協議合租一個房間、平分房費。櫃檯職員提供一個有三張床的房間給他們,該房間一晚要價30元,所以職員向每個人收了10元。三人進房之後,職員發現當時正值旅店的促銷時節,該房間一晚價錢由30元降到25元,所以理應退還5元給三名房客。職員拿了5元走向房間,想起三人無法平分5元,所以自己私吞2元,把3元退給三人,每人1元。 完整文章
台灣中學就文理分家了,文科生和理科生上的課程內容差異頗大;但美國在高中教育,大多是文理不分家的,只是依個人興趣而有不同的課程選修。 儘管台灣,或者說所有亞洲國家的高等教育,基本上都複製歐美、尤其是美國的大學制度,然而,很多美國頂尖大學,文科和理科基本上是在同一個學院,而非分屬不同學院,很多自然科學的學系,大學生可以選擇拿文學士,而非一定拿理學士學位。 完整文章
文/劉炯朗 1946 年開始在美國頒發的拉斯卡獎(Laska Award)──包括基礎醫學和臨床醫學研究兩個獎項。 1966 年設立的圖靈獎(Turing Award)──資訊科學領域。 1978 年在以色列設立的沃爾夫獎(Wolf Prize)──包括農業、化學、數學、醫學、物理和藝術,而藝術這個獎項還包括建築、音樂、繪畫和雕塑。 1985 年設立的日本國際賞(Japan 完整文章
文/閱讀人網站主編 鄭俊德 別鬧了!寫科普故事會有人想看嗎?但我今天要說的科普主角不同於一般的科學家。 他是歷史上唯一被按摩院請去畫裸體畫、在酒吧等待豔遇卻在廁所尿尿跟人大打出手、偷偷打開放著原子彈機密文件的保險櫃、跑去巴西森巴樂團擔任鼓手。 更特別的是他還曾經跟愛因斯坦和波耳討論物理問題,也曾為了想證明數學可以賺錢跑去賭城跟職業賭徒研究輸贏機率,連太空梭事故他都能用一杯冷開水解開謎團。 完整文章
文/賴以威(數學作家、譯者) 「國小數學不外乎加減乘除,能設計出什麼有趣的活動嗎?」 約莫兩年前,我開始規劃「動手做」的數學實驗課,請教幾位國中老師,他們建議我從國小著手,一方面國中課業壓力大,一方面國中生對數學的好惡相對定型,不如從小學做起。 開頭的那句話,就是我聽完建議後的第一反應。 完整文章
文╱約翰‧包威爾;譯╱柴婉玲 許多證據顯示,學音樂的孩子不論是在智力上還是課業上的表現,都要比同年齡不曾學過音樂的孩子來得好。但也有研究顯示,較聰明的孩子也比較可能會去學音樂。 那麼,音樂技能究竟是導致智力較高的原因,還是結果?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很多故事裡,科學家大致上以幾種形象出現:因為太聰明所以有點瘋痲而且不大理會社會標準、因為太聰明所以有點痴呆不大能夠處理人際關係、因為太聰明所以自找麻煩地想要毀滅世界(或者保衛世界),或者,在好萊塢比較常見的,因為太聰明所以變成動作片主角(?) 完整文章
文/賴以威 退化到沒有手機跟臉書的時代就已經夠無趣了,竟然連維度都能退化,得來到二維世界的平面國?──這是當初翻譯平面國時,第一個從我腦海裡浮上來的氣泡。 開始翻譯,低頭俯瞰平面國的生活後,我才發現,因為退化到沒有網路、沒有臉書,連身高都沒有(對我這種矮個子來說真是福音來著)的世界,那些隱藏在現實生活中無法撼動的社會階級制度、人性盲點、各式各樣的偏見,反而變得無比清晰。 完整文章
文/伊藤惠理;譯/林書嫻 談到飛航管制到底是在研究什麼,讓我將舞台移至東京的天空來說明。 東京國際機場(通稱羽田機場)是日本最繁忙的機場,尖峰時刻每兩分鐘就有一班航機起降。只要站在羽田機場的瞭望台,就能看見一架架排列整齊的飛機,不間斷地起飛降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