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夏目漱石;譯/楊明綺 第三夜 我做了這樣的夢。 我背著六歲小孩,是自己的孩子沒錯;但不可思議的是,孩子的眼睛不知何時瞎了,還成了小和尚。我問他何時眼睛瞎了,他回說很久以前。明明是稚嫩的嗓音,口氣卻像大人,和我如同平輩。 兩旁都是青綠稻田,路很窄,不時有白鷺鷥掠過。 「走在田地了吧。」從背上傳來聲音。 「你怎知道?」我回頭問。 「白鷺鷥在啼叫呀!」他回道。 完整文章
文/北大路魯山人;譯/黃碧君、張嘉芬 不管是餐廳的菜餚,還是家常的餐點,烹調得好吃與否的關鍵,在於烹調者舌頭的功力高下。 「這家夫人親手做的菜,比外面的一般餐廳好吃多了。」這類消息在你我身邊應該都時有所聞。這句話代表了這位太太的味覺,比一般餐廳的廚師還要敏銳,而且非常可靠。 然而,舌頭這個味覺器官,每人都只有一個。因此,擁有敏銳的舌頭, 可說是一種天幸,一種天爵,一種天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