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艾倫.狄波頓 1 對於確定自己在愛的人,誘惑不是個可以遊蕩的領域。每一個微笑,每一個字,都是通往即使沒有一萬兩千個,也有一打以上機會的路。日常生活中(意即「沒有戀愛」的情況下)原本表面的動作與言語現在可以有各式各樣的解釋。而至少對誘惑者來說,所有的疑惑會簡化成最重要的一個問題,那種不安就像罪犯等候宣判時的心情一樣︰「她(他)到底愛我不愛?」 2 完整文章
經常在輕小說或是漫畫裡面發現這樣的設定:編輯往往是虐待狂,揮舞著狼牙棒追逐著作者催稿,而作者則是個抖M,於是經常被強勢的拖著走,一個不小心就會愛上編輯,兩人產生曖昧情愫。 唉,拿狼牙棒催稿可能是事實,但真要互相意愛,每一百組編輯作者的組合裡,可能只有 0.1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讀的第一篇孟若作品是哪一篇?」伊格言答得很快,彷彿早就在等這句提問,「我記得非常清楚。」 2003 年,艾莉絲‧孟若獲頒諾貝爾文學獎的十年前,臺灣出版了一本孟若的短篇小說集。「當時我在書店裡,看到那本書的封面上寫著『加拿大最好的短篇小說』,」伊格言道,「我幾乎沒怎麼翻閱內容,就把書買回家了。」 加拿大最好的短篇小說 伊格言的第一本短篇小說集《甕中人》出版時間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