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國武漢爆發疫情,加上網路資訊快速洗板,我們好像又陷入多年前那場大瘟疫與大恐慌之中。本蛇回想SARS蔓延那年,恰巧自己那一屆的畢業典禮。同學們穿著畢業袍從禮堂移師到室外開放空間,戴著口罩拍下畢業照。那當真也算我們這個太平盛世小確幸時代裡,見證災難正在進行的一幕。 完整文章
說起晚唐詩歌流派,最值得一提的大概就是有「小李杜」之稱李商隱與杜牧,前一篇我們介紹過杜牧後設又充滿慧黠的詠史詩,以私我之小歷史向冰冷大歷史詰問。而說到李商隱,大家印象最深刻大概他的那些個〈無題〉詩,什麼莊生曉夢迷蝴蝶的,聽起來都色色的,不,我是說多情善感,但認真解讀起來卻又迷濛晦澀,不知所謂。 完整文章
前陣子,鄉民一度熱切討論關於八大特種行業的話題,後來戰得硝煙四起,兵戎傯倥。說起來有時我們一面假道學大談什麼職業無貴賤,另一方面當談及性專區設立、酒店文化或傳播娛樂公司之黑史料時,又顯得鬼祟猥瑣,欲說不得。 但我想無論是哪個時代,那些青樓煙雨,花柳粉黛,難免讓讀者帶入各種有色又旖旎的想像。 完整文章
香港作家陳冠中以架空歷史小說《建豐二年》受到矚目,故事以假設為前提,若國民黨在當年的未丟失中國大陸,倒轉沙漏,將會是何等情境?這種「烏有史」向來是小說家專擅手筆,但該發生的沒發生,一切宛如蝴蝶效應、河道分派,歧路花園,那麼每個細節和虛擲或奢言的夢想成了泡沫,這又是什麼樣的幻影蜃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