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呂世浩 只要稍有歷練的人,應該就會知道「聰明」和「智慧」其實是兩碼事。 我先講個故事吧! 從前有一對小兄弟,每天跟著私塾老師讀書。有一天老師要去城裡辦事,卻怕他前腳一出門,兩兄弟後腳就跑出去玩了。於是老師想了個方法,交代作業叫兩兄弟背書,等他中午回來要考試。 可是要他們背什麼書呢?手邊有的書,這對兄弟多半都背過了;手邊沒有的書,回來也沒辦法考試。老師靈機一動,那就叫他們背《黃曆》吧! 完整文章
文/梁啟超 胡君這書目,我是不贊成的,因為他文不對題。胡君說:「並不為國學有根柢的人著想,只為普通青年人想得一點系統的國學知識的人設想。」依我看,這個書目,為「國學已略有根柢而知識絕無系統」的人說法,或者還有一部分適用。我想,《清華週刊》諸君,所想請教胡君的並不在此,乃是替那些「除欲讀商務印書館教科書之外沒有讀過一部中國書」的青年們打算。若我所猜不錯,那麼,胡君答案,相隔太遠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