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龐文真 在轉角,遇見。只要願意,隨時都可遇見。 醫院開刀房外,望著螢幕上輪播名字,每個人的名字後面可能是手術尚未開始、手術進行中、進入恢復室⋯⋯。我已經望著螢幕,等了快一小時,家人的名字後都仍是手術尚未開始。難道還在排隊等麻醉?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邦迪亞上校面對行刑槍隊時,他想起父親帶他去找冰塊那個遙遠的下午。我們不知道那個下午在邦迪亞上校與父親老邦迪亞共處的所有時光當中,是不是最開心、最懷念、最奇妙或最古怪的──這幾個形容詞,我們在《百年孤寂》裡能夠相當容易地找出上百段情節套入──但去找冰塊的那個下午,肯定有某種特別的東西勾在回憶裡,讓它成為一個生命裡的重要標記。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