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拉菲爾.鮑布-瓦克斯伯;譯/聞若婷 這是個超級英雄的故事,算是啦。我是說,我猜大家想聽的是這類故事——瘋狂的力量、稀奇古怪的惡棍、我們大家齊心合力擊敗邪惡什麼的——不過其實這是個搖滾樂團的故事。在一切急轉直下之前,克雷常說他從來不想當超級英雄;他只想當搖滾樂手。唔,我猜我也是這樣吧,只是我連搖滾樂手都不想當。我只想喝個爛醉。 完整文章
文/馬世芳 整整 50 年前,1966 年四月的倫敦 Decca 錄音室,一個 21 歲的小伙子把一柄二手 Gibson Les Paul 電吉他插上 Marshall 音箱,音量鈕旋到最大,錄音師按下機鈕,他開始彈。就這樣,搖滾樂史第一位橫掃樂壇的「吉他英雄」誕生了。那個小伙子叫做 Eric 完整文章
撰文/方琪 攝影/韓承燁 成為公關公司的上班族,是我出社會以來第一份,也是唯一的一份正式工作,大學念的是視覺傳達,很多同學畢了業都選擇去設計公司,當時的我卻很崇拜公關公司的女強人,總是穿著漂亮的套裝出現在重要場合,良好的社交手腕,談起話來有邏輯,身段俐落掌握全場氣氛,正是我想像中長大想要變成的樣子,於是不做其他考慮就投了履歷,完全沒想到後來的我會成為歌手。 完整文章
口述/Ken 撰文/楊芷菡 乱彈阿翔略帶沙啞的嗓音,有一種滄桑感。「聽到讓人感動的歌,耳朵會把悸動的感覺傳達到皮膚,如果起雞皮疙瘩,就知道做這件事是對的。」提及阿翔,Ken 顯得特別地興奮。離開樂團獨立十年之後,阿翔摘得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獎,對於一件事的堅持與熱衷,儼然就是 Ken 的標竿。 Ken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