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您的故事裡提到律師想要解除與當事人的委任關係,但法官不准;」邱顯智問,「法官可以這麼做嗎?」 邱顯智是國內知名人權律師,他說自己會成為走上這條路,是因為讀了張娟芬的《無彩青春》,「這本書寫蘇建和案,提到羅秉成律師,我讀的時候真的覺得,哇,我好仰慕這樣的人。」 完整文章
文/蔡慶樺 德國這些年產出了兩部與追討納粹罪行有關的電影,都以法蘭克福總檢察署為背景,也都與一位擇善固執的法律人有關。一部是《大審判家》(Der Staat gegen Fritz Bauer,二○一五),另一部是《謊言迷宮》(Im Labyrinth des 完整文章
「我用一個故事來說明:大部分的專業作家可能會告訴你,開始寫作與重大事件有關,例如有一次搭飛機、遇上意外,墜機之後從飛機的殘骸中站起來,在那個剎那決定開始寫作。」費迪南.馮.席拉赫淺淺笑著,「不過我之所以開始寫作,純粹只是因為晚上睡不好、想找事做而已。這個說法沒那麼戲劇性,不過事實如此。」 完整文章
文╱史蒂芬・席格;譯╱張家福 項打開手上的黑色卷宗。接下來一個小時,眾人開始討論C病房的四十位住院病人,從病情診斷、藥物處方一直討論到治療規畫。過程中一有需要,我和其他人便適時補充意見。 「今天的健走活動九點開始。」拉森說:「有人能陪我去嗎?」 「我OK。」帕蘭琪說:「不過我十一點要回來弄症狀處置。」 「要上學的今天有四個人。」凱特・亨利說:「教室那邊一樣十點來接人。」 完整文章
文/費迪南.馮.席拉赫 菲德漢姆.費納在德國西南端的羅特魏爾當了一輩子的醫生,每年開出兩千八百張病假證明單,他的診所就位在主街。他同時也是埃及文化界的領袖、獅子會會員,沒犯過法,甚至連違規事件都沒發生過。費納沒有小孩,唯一還活著的親人是小他六歲的妹妹,她和先生及兩個小孩住在斯圖加特。費納的人生本來是乏善可陳的,直到遇見了英格麗特。 完整文章
文/米歇爾.仇克斯(德國權威法醫) 2011 年 7 月 7 日,柏林天氣悶熱。退休人士海恩茲.葛拉柏斯基和庫爾特.曼斯菲德愜意地坐在施普雷河畔,在一株柳樹的樹蔭底下坐在折疊椅上釣魚。這兩位老先生既沒有釣到擬鯉,也沒有釣到梭鱸,反倒是發現了一個有輪子的行李箱被纏在河岸的灌木叢裡。 完整文章
文/阿潑 「真可惜我不會寫小說。」一次,我對朋友感嘆自己缺乏虛構的能力,朋友卻回:「現在報導的事都太荒謬了,寫起來都跟小說差不多了。」也曾有作家笑言:何須分出「非虛構」這等文類?台灣大多小說都有真實對應之人事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