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幫會形成大約有幾種原因。一個是一群人想幹些權力階級不想讓大家幹的事──不一定是「壞事」,像「反清復明」這種會讓你一看就覺得好棒棒的事也算──而做這些事可能需要更多人需要更多錢等等,這群人於是會開始分工、形成某種制度去做這些事。 完整文章
文/黃彥霖 以前都以為科幻小說比較接近大眾文學,理當擁有廣大的讀者群才是,不過後來聽從事出版業的朋友說了之後才知道,其實台灣算不上科幻閱讀風氣發達的地方。縱使如此,我知道仍有像是臺大科幻社、中華科幻學會這樣的社群,以及許多獨立的個人(例如科幻翻譯的大前輩卡蘭坦斯或是評論家馬立軒),不斷透過出版以外的各種管道分享自己在這個領域裡的心得、脈絡,讓有興趣的人知道哪裡還有哪些作品可以看。 完整文章
文/黃珍奎( 황진규 );譯/賴毓棻 自圓形監獄之後,便開始藉由監獄、學校、軍中、職場等日常監控,來馴化我們的肉體。透過訓練肉體、壓榨肉體的力量、讓肉體變得有用等過程,讓人學會了順從(服從)。我們就如此地被馴化成順從(服從)監獄、學校、軍中、職場的肉體。 像這般透過「肉體紀律」來直接影響身體、刻印在身體上的權力就叫「生命權力」,它其實並不難懂。電影《刺激一九九五》(The 完整文章
文/山口周;譯/張婷婷 在前一節我們已經指出,與其魯莽的一頭撞進自學中,沒有效率地分散投資時間,還不如擬定某個程度的學習目標,要來得更好。 這麼一來,當然就往往會去思考要學習哪個領域的東西,但是在這裡必須注意的是「自學的方針不是領域,應該是主題」。 換句話說,就是以主題為主,以領域為從。這是在進行自學時非常重要的一點,不過很不可思議的是,世界上幾乎沒有人指出這一點,因此要特別注意。 完整文章
文/吳冠緯 近年來,因各國保守勢力興起,人們對民主的信任搖搖欲墜。尤其川普主政的強人政治,更顯現出大眾對權威崇拜的一面。[1]不少議論開始回顧戰後反省威權何以興起的文獻。本文則是試圖從政治心理學的「權威性人格」切入,探討大眾何以會服膺權威。 什麼是「權威性人格」? 「權威性人格」理論[2]是在 1950 年由德國法蘭克福學派第一代學人阿多諾(Theodor W. 完整文章
文/泰田.代;譯/謝凱蒂 你若有讀心的超能力,會發現最討人喜歡的人都在想什麼呢?第一件該做的事就是判別正確目標,因為討人喜歡和受歡迎並不一樣。發展心理學家對「討人喜歡」的定義是某人在他人眼中的配合度與和藹可親的程度,而「受歡迎」則是某人被認為具有影響力與權力。研究人員分析國中生與高中生的社交觀念,發現討人喜歡與受歡迎並沒有太多關連。 完整文章
之前風災時吵到媒體鬧哄哄,鄉民奧嘟嘟的事件,莫過於咱們鬼島蔡英文總統坐在雲豹裝甲車上去淹水災區勘災,隨後即被災民嗆說下來走的新聞。其實政治人物是否有需要勘災,以及是否淪為作秀等等,這些都還有再討論的空間,但我最近聽了一場哈佛大學田曉菲教授的演講,倒是對蔡總統端坐裝甲車上微笑揮手,以及攝影官隨伺身旁、由上而下居高俯瞰的場景,有了新一層的體會。 完整文章
文/台灣公民行動影音紀錄協會理事長 管中祥 「人工智慧」在圍棋大賽中幹掉歐洲最強職業選手,早就不是新聞,過去認為不可能事,最近幾年卻一一發生,「人工智慧」不只是在對弈中技高一籌,就連辯論場上的言詞爭鋒也打敗人類。 參加這場世紀辯論的是IBM Research推出的AI系統Project Debater,參戰的則是以色列國際辯論協會主席Dan 完整文章
文/吉娃娃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一段關係往往會因為時間而消減、因為環境而生變,沒有什麼羈絆能持續永久,天下無不散的宴席,縱使想要把那樣的美好緊緊握住,最終仍會被迫放手,甚至可能還會不知不覺鬆手。 但有一個方法絕對不會毀損關係、甚至還能保持關係的強韌──只要兩人共同守著足以毀掉所有人的祕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