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Thank you 竜生、春日太一;譯/邱香凝 竜:有趣的是,正因 BL 裡存在那份纖細,所以才受到這麼多女性支持。不過 BL 作品的創作者原本就多為女性,會有這種結果也是理所當然的事。作品中的男人在直率中仍保有纖細,即使是「上床」「追求」等直截了當的舉止,還是表現出女性特質中的猶豫不決和纖細敏感。 春:除了視為創作之外,我總認為也可將 BL 完整文章
文/莎拉.瑪札 歷史學家所構建的各種故事,提供了社會上各群體如國家、地區、民族等集體認同,這跟我們藉由跟自己述說自己的生命故事來建立個人認同,是同樣的道理。我們當然可以努力拓展出新的觀點,這能讓人對原有故事徹底改觀,也讓我們對自身有全新看法:心理治療中的許多形式正是要幫助患者做到這點。改變一個共同體的故事,像是國家,其效果可以是解放性的,但這幾乎不可避免地會遭遇強大的阻力。 完整文章
文/何則文(天下雜誌《換日線》專欄作家、科技業主管) 我記得2009年大學放榜的時候,家中的遠房親戚打電話問情況,聽到我考上歷史系以後,第一個反應是:「歷史系?那以後能當什麼?老師嗎?那則文要去讀嗎?」 完整文章
近年來,從整個世界趨勢而言,宗教成為了極度顯題化了的議題!無論從哲學、歷史學、或人類學而言,宗教在當今時代,可說是最火紅的學科了!這不僅是因為當今人類面臨普遍人口老化的問題!另一方面,更重要的一個理由便是,人類的文明已然發展到超越了成功期的時候,因此走向衰亡的道路乃是必然的宿命。順理成章地,人類對生命的終極關懷,自然而然地成為了人類在走向歷史之盡頭前的一大前題之議題了! 完整文章
美國聖母大學哲學教授葛汀(Gary Gutting)是紐約時報的哲學時事專欄「石頭」(the stone)的作者之一,最近台灣引進了他的新書《哲學能做什麼?》(What philosophy can do?),實際演示哲學可以怎麼「用」在社會上。前一篇文章〈你的筆戰能突破「知識論的循環」嗎?〉介紹了葛汀在公共討論上的好建議,雖然有點跳痛,但以下我們來看看他對資本主義和高等教育的看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