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城裡的人只能看見自己背面——專訪《我香港,我街道》編者鄧小樺

文/沐羽 從台北南下的高鐵,鄧小樺準備去參觀台南文學館的「追憶我城──香港文學年華」特展。此前數日,她在台北接受數個採訪,探訪台灣友好,又跟出版社開會,行程表排得密密麻麻是她的特色,就連到了台南,她也將會去拜訪黃崇凱。而在這恐怖的密集行程裡,她在高鐵上一邊吃早餐,一邊跟我討論《我香港,我街道》這本二…

讓當時國民黨如芒刺在背,殷海光與《到奴役之路》

文/賴慈芸 身為台大學生,殷海光(1919-1969)的名字不可能沒聽過,也有好幾次經過位於溫州街巷弄間的殷海光故居。但是一直要到我從舊書店買到殷海光譯的《到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時,才第一次從譯者角度來看他的作品。 這本翻譯作品非常有意思,封面只有譯者名字而無作者名字…

殷海光:極權者最痛恨的就是懷疑精神

文/殷海光 我們要知道「什麼是什麼」(What is What?);而且你所說的敘事語句,我可以憑自己的觀察或試驗以證其真妄。這是一個最起碼的要求。 這個最起碼的要求,如果說給一個自幼生長在自由民主的國邦而沒有吃過極權暴政苦頭的人聽,他一定瞠目結舌,想不出這個要求有何意義。照他看來,這個要求之無意義…

【楊勝博上街讀小說】書店、咖啡店,跨界神祕筆記本,以及在台北城真實發生的奇幻冒險!

位於臺大師大周邊溫羅汀(溫州街、羅斯福路、汀州路)的眾多獨立書店,對於喜歡逛書店的朋友肯定不陌生,但是,大家或許不曉得在熟悉的巷弄店家之外,原來還有許多被遺忘的歷史遺跡與在地傳說。 一如所有語言,在無人使用之後,都將淪落為死語。隨著現代化的腳步,守護溫羅汀的神靈,力量也日漸虛弱,終於讓黑暗氣息得以入…

【果子離群索書】輕飄飄的舊時光,就這麼溜走──讀《回到六◯年代》

隱地寫年代之書,2016年7月首先推出七◯年代,三個月後的10月續出版五◯年代,最近又出版六◯年代,聽說八◯年代也完成了,短短幾個月內,筆耕不輟,寫了四個年代,四十年彈指而過,老當益壯有夠壯。 日前把新出版的《回到六◯年代──六◯年代的爬山精神》一口氣讀完。延續之前《回到七◯年代──七◯年代的文藝風…

得罪了方丈還想走?就是在說你啊雷震(戳)

文/黃震南 《自由中國》不自由也不在中國,這雜誌名稱太諷刺了 會辦這份雜誌的原因,乃是有一群愛好民主自由的人士,認為必須要用民主自由來對抗共產主義才行。當時美國雖然反對共產主義,但覺得國民政府也是……嗯,人家不好意思說;《自由中國》的發行,剛好可以給美國佬看看咱們的言論有多自由,有助於提升國際形象,…

5/14~5/31【臺大出版中心二十週年紀念選輯系列講座】

今年為出版中心成立二十週年,從過去出版的眾多書目中,選出十本書作為「紀念選輯」,其中包括兩位臺大經典人物的作品:臺靜農的《中國文學史》上下冊,以及自臺大版《殷海光全集》22卷中編選的兩本選集《是什麼,就說什麼》、《隔離的智慧》。文學領域選入高友工的《中國美典與文學研究論集》、王德威的《現代「抒情傳統…

陳鼓應:我讀莊子,由任情走向安情;蔡璧名詮釋的莊子,是讓現實夾縫中苦苦掙扎的人,仍有身心安適

文/陳鼓應 一個午後,在臺大校園偶然與蔡璧名重逢,她正和母親在到校園泥土地一同習鍊太極拳的路上。這一幕在我腦海中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許是因同病相憐之故。 璧名剛拿到博士時,我曾邀她到臺大哲學系演講。那時只聽傳言說她是個才女,後來知道她因家學傳承的緣故,深受中國傳統醫學和太極拳等東方修鍊的薰陶,而研究…

思想正不正確有關係,殷海光教你如何從評判標準破解思考謬誤

文/殷海光 我們常常聽到有人說:「我的思想正確」,「你的思想不正確」;「這個人的思想正確」,「那個人的思想不正確」。在這類批評的背後,似乎隱含著一個要求,就是要求思想正確。是的,很少文明人安於他們自己的思想不正確;而大多數文明人希望他們自己的思想正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