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長庚很嚴耶,你不知道嗎?我們都說學校是『長庚女子監獄』,大家都要住宿,一個晚上要點兩次名;因為管理嚴格,所以常常就覺得很無聊。啊Brandy和我同寢室嘛,那時我們加入熱舞社,剛接觸黑人文化,她們覺得我外型符合,就叫我試那種造型,我覺得沒差啊,弄壞就弄壞,反正我頭髮長很快。」 完整文章
文/ 洪愛珠 二○二○大疫之年,終於到底。 台灣與疫情擦邊而過,如乘高速列車,車廂內過著正常生活,窗外景色崩塌,人事消亡。明明遍地煙硝,隔著玻璃竟無聲響。旁觀他人之痛苦,心生陰涼,僥倖而恐怖。 我倆偏偏選在今年結婚。 瘟疫之年辦喜事,惆悵歡欣交織。我們在台北,無求婚,無蜜月,倒是一切不缺。因台北的平安,和台北人的成全,辦成一場婚禮。一年中的得失聚散,此文為記。 其一 赤峰街上有家書店 完整文章
有些人吃東西吃的是烹調的技術,有些人吃東西吃的是天然的滋味,有些人吃東西吃的是環境的氛圍,有些人吃東西吃的是文化知識、歷史人情、私己的時代記憶或未來的開拓嘗試。 當然,對某些人而言,吃飯只是維持生命必須進行的待辦事項──可以想見,這些人的人生大抵相當無趣。 完整文章
有些人從小立志賺大錢,有些人看起來只喜歡做夢;有些人會利用組織獲利有些人會因為組織受苦,而有些人只希望夜半之際,能有個地方提供溫暖肚腹的食物,讓心也覺得偎得上一些溫度。 閱讀的好處,就是可以選擇協助自己達成目標的工具書、完備自身概念的理論書、提供各式不同人生以供內省或參照的小說,或者在疫病肆虐期間不好直接外出吃食的暖胃感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