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博亞諾夫斯基;譯/彭菲菲 許多哺乳動物在一年最黑暗的季節會減低所有的生理行為,在這段冬眠期間,牠們的新陳代謝會降低,所以無需進食,在食物相對貧乏的冬天而言,這無疑是一個具有生存意義的方法。人類相對在冬季時擁有溫暖的居住環境,得以舒適地過冬,所以可以利用寒冷季節進行特殊活動。住在德國、英國和其他工業化國家的人民,多在十二月份孕育下一代, 完整文章
文/博亞諾夫斯基;譯/彭菲菲 太陽光就像身體內部的一座時鐘,視季節調整身體細胞。無論是陽光的強度、亮度以及色溫對細胞都具有影響力:「冷色」的白光比「暖色」的黃光更能驅動身體細胞,而傍晚時的那種微紅的太陽光則可讓細胞寧靜,因為光線觸發生產激素,而激素可以平衡甚至改變情緒。沃西伯格證實「它(陽光)會影響我們對調情以及談情說愛的意願,並且影響我們對性行為的需求。」只不過不會影響成激情。 完整文章
文/龔郁雯 《傷心人類學:易受傷的觀察者》恰如其名,在閱讀過程中會一遍又一遍地被作者貝哈牽腸掛肚的自我剖析所驚嚇,「書必須是能打破我們內在凍結之海的冰斧」卡夫卡如是說,《傷心人類學》即便不是冰斧,卻的的確確是一把「在描繪與敘述……的傳統形式上鑿洞的冰鑽。」(107) 一、「我懷疑自己的權威。我將它視為時常有爭議、始終處於失敗之處。」(27) 完整文章
文/八旗文化編輯 為什麼身為大體解剖老師的她,在母親想要簽署捐贈大體同意書時,遭到她強烈反對,痛徹心肺? 該怎麼看待解剖檯上的大體老師,他們難道只是學習工具、器官的組合而已?還是也是個有故事、有溫度的人呢? 大體老師生前最後的願望是什麼呢?這是大體老師李鶴振生前知道自己得了末期胰臟癌以後,決定捐出自己的身體供醫學生做解剖用。在跟學生面對面對話時,他想跟學生什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