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作者每回出版新作,都能讀出更強烈的企圖及不同技巧的明顯進步。例如這一位。 有些作者每回創作都會試試跨出自己熟悉的領域,可能是結合更多自己有興趣的題材,可能是前往不同的類型探險。例如這一位。 有些作者每回都會想想,能否藉由不同表現形式,讓自己的故事接觸到更多不同的讀者。例如這一位。 完整文章
文/瀟湘神 說到《聊齋誌異》,筆者想到一件趣事。 筆者曾熱衷於蒐集臺灣各種傳奇故事,也包含日本時代的資料,其中有本《台灣地方傳說集》,記載了日本時代臺灣各地流傳的傳說,如屏東的舊大路關石獅、臺北劍潭的鄭成功斬魚怪等等。這裡頭有則故事令我印象深刻,叫〈車仔與狐〉。 完整文章
文/臥斧 有人認同當時日本政府的建設規劃,有人拆解箇中隱含的殖民算計;有人讚揚那段時期的社會秩序,有人指出本地人士在結構當中被貶為次等公民。有人認同,有人憎惡,但在那個時代,令人認同或者憎惡的種種其實同時存在,難以切割,如同光與闇,看似兩面,實則一體。 那是一個複雜的時代。 完整文章
文/熊一蘋;人物攝影/汪正翔 「這個團體很難介紹。」 「太難介紹了!」 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這個簡稱「北地異」的團體派出的兩位受訪者代表,瀟湘神和NL一搭一唱地說,另一位代表長安則在日本同步連線,因為網速不足而有點跟不上超高速的談話節奏。 「之前有在外面說過我們是文史工作者,不過感覺還是怪怪的。」 「我會用社區營造的概念來解釋,但只是比喻而已,因為我們做的也不是社區營造。」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