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瑞秋.西蒙;譯/陳玫妏 大多數的女孩在一天內聽到同儕貶低自己外表的次數多到數不清。「哦,我的天啊!我看起來好醜。我好胖。」十六歲的勞倫轉述她朋友的話,「或是當有人想拍張照放在 Snapchat 上,她們也會說,『哦,我看起來好噁心。我好胖。』」 完整文章
文/翁玉玲 《原來數學這樣教更有效》是一本分享教學經驗的書,十二章裡包括教學方法、與學者或學生間的交流、各種理論、數學實例、個人心得與反省,以及大量的參考資料,內容豐富全面且具專業性。 正視「專家盲點」 書中提到師長的「專家盲點」很容易讓他們忽略學生學習上的困難,強調避開數學題目陳述中的干擾、找到重點可以讓學習更有功效,作者研究了許多教學法來測試對學生學習上的幫助。 完整文章
文/巴斯特.班森;譯/辛一立 我的妻子凱莉安告訴我,兒子尼可的學校放假,而我們忘記把這件事情記在行事曆上,意味著尼可那天會待在家。我原本打算照常工作,但是凱莉安有一些事要辦,問我是否能在那天早上陪尼可,晚幾個小時去上班。我說(可能態度過於漫不經心),讓尼可一人待在家裡也沒關係,他是個相當可靠的孩子。讓八歲孩子單獨留在家是否合法?我和妻子產生一些爭執。 完整文章
文/克萊兒.伊斯特姆;譯/黃佳瑜 第一次認真思索「焦慮」這個詞,是在我十四歲的時候,不過,我個人認為我從小就很焦慮。小時候,我總害怕大型家庭聚會。我最愛做的,就是跟奶奶一起待在廚房。她會喝著酒,香菸一根接一根地抽,和我張家長李家短的東拉西扯。老實說,這種情況至今沒什麼改變,唯一的差別,就是我現在可以跟她一起喝一杯了! 完整文章
文/約翰.海利;譯/陳依辰 醫生告訴我要兩週才會看到藥效,但就在我領藥的那晚,我感受到一股暖流在體內流竄,一種輕柔的彈弄,我確定那是我大腦突觸發出聲音,進入正確設定。我躺在床上,聽著自己錄的、聽到快爛掉的精選錄音帶,我知道,接下來很久的時間,我都不會再哭泣。 完整文章
文/ 安德斯.韓森;譯/張雪瑩 焦慮就像緊張一樣,塑造了一個寬廣的網路,可以涵蓋從輕微不舒服到全面恐慌各種程度的情緒:焦慮可以反覆發作,例如恐慌或隨著時間演變為焦慮症;焦慮可以在回顧創傷時出現(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或在社交場合中爆發(如社交恐懼症)。儘管人們只界定了少數幾種焦慮症,但焦慮症的種類實際上幾乎和患者數量一樣多。 完整文章
文/王意中 「蝴蝶,蝴蝶,生得真美麗。頭戴著金絲,身穿花花衣。你愛花兒,花兒也愛你。你會跳……」 偉力唱著卻突然間愣住了,他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偉力望著老師,隨後,眼神慢慢飄移到地板上。 「偉力,你剛才在做什麼?老師看你唱歌、跳舞挺開心的耶。」 偉力一句話都沒說。偉力像是被點了穴道,整個人僵在現場,動也不動。 「奇怪,你明明會唱,也會跳啊。為什麼在教室上課,你卻不說也不動?」老師一臉納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