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書青鳥】紙本印刷復活!印刷術的再創作──它永遠對不準,好比人生

文/華正函 「工作室取名為O.OO,是Out Of Office的意思,希望可以胡思亂想,盡情做有趣的事,同時也是『0.00』之意,像是把自己清空,專職做印刷的感覺。」O.OO Design & Risograph ROOM負責人小四以工作室命名緣由作為講座的開場,談到自己運用Risogra…

「廣告主只需決定在哪裡撒下銀子,便足以撼動整個媒體結構」

文/朗諾.貝提格、琴.琳.霍爾 美國最具代表性的報紙《紐約時報》有著這麼一句名言:「所有適宜刊載的新聞」(All the news that’s fit to print)。當阿多夫.奧克斯(Adolph Ochs)在一八九六年買下這份「正走下坡且士氣消沉」的報紙,他懷抱「一個誠摯的渴望…

水野學:掌握這些基本中的基本,版面就會變得賞心悅目且充滿品味

文/水野學(Manabu Mizuno) 譯/葉韋利 近來的趨勢,很多客戶決定委託工作的對象,都是因為信任創意總監或設計師的「感覺」或「品味」。 「感覺上,這個方案還不錯」的說法,在一般情況下使用,或許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事實上,很多設計師跟創作者也經常這麼說。 不過,既然品味是知識的累積,就不該…

【老貓出版偵查課】長卷與翻頁:電時代重演的版面革命

不知道是巧合或必然,東西方圖書發展史上都有一段卷軸時期。文字記錄在黏成長條的紙片或絹帛上,然後一端黏上木軸,把整個長條捲成一綑。 卷軸雖然早已在我們的圖書製造史上消失,但「卷」作為原始通行的圖書計算單位,仍然在當代好好地活著,你經常會在許多書的目次頁看到第一卷、第二卷這樣的篇章模式。(題外話,人類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