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苦苓 兩隻蜻蜓交歡時,身體互相彎起來,形成一個愛心形狀,說有多浪漫,就有多浪漫──但浪漫往往只是假象而已……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大為風行,也造福了許多人,例如說:可以拿著色情小說卻「假裝」在閱讀文學名著,冒充一下文青;又例如說:可以知道原來「性虐待」的 SM,其中 S 指的是虐待,M 指被虐待,一定要有施虐、受虐兩方,而且都是兩廂情願才能構成真正的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莒哈絲如何藉由一樁畸戀觸摸到生命的絕望?伊格言犀利的筆鋒給出了答案:這正是莒哈絲何以將他的中國情人描寫為一羸瘦男子貌──他身材乾癟無肉,唯有生殖器強韌堅硬如枯枝,他當然不會是、不能是改編電影中梁家輝瀟灑偉岸的模樣,他不是明星;那只是一個被縮小了的人,命運中被捏扁、操弄、隨意掐弄的人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