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很奇妙的動物。  從數十萬年前,幾位全身毛茸茸、眼神迷茫的原始人在冰冷的山洞裡,想盡辦法生起第一堆火開始,人就注定和其他動物不一樣了。   因為人會「創造」。  從原始人在他們的洞裡,用樸拙的線條畫出狩獵圖案時,我們就能知道,多年後,人類將會畫出《蒙娜麗莎的微笑》。  因為人有強大的、無中生有的創造力。  松鼠、狐狸、牛和鯨魚仍過著和千萬年前大同小異的生活。 完整文章
給我一小滴血,我可以告訴你,你所有想知道,還有不想知道的健康和疾病訊息。 我是說真的,保證童叟無欺!我就是有辦法,或者說,我知道誰有辦法,如果你今天投資我,我保證那是你人生中最正確的決定,沒有之一。 我知道你一定不相信我,想騙你不知道最近在美國矽谷爆出的血液檢測離譜醜聞嗎?我當然知道你知道,我就是被她害慘的,現在都沒人相信我了,嗚⋯⋯ 完整文章
文/許進雄 在野生的動物群中,幾千年來人們最熟悉的,恐怕沒有比得上水陸兩棲的龜了。從很早開始,人們就覺察到龜種種天賦的異能,因此加以崇拜。尤其是它的長壽,更是人們所渴望的,因此常以龜取名,如龜年、龜齡一類。但是到了近代,它卻一變而成為人們普遍取笑與揶揄的對象。轉變之大,令人不解。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的武俠小說作者設定的時代背景很模糊,以自己的多部作品建構出獨立的武俠世界,有的武俠小說作者會設定一個現實的時代,但情節幾乎完全另行發揮;也有的武俠小說作者,不但喜歡明確的時代設定,還會利用機會把歷史中實際出現的人物變成自己故事裡的角色。 例如鄭丰。 完整文章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又上新聞了,這次不是因為「三隻小豬」或「打炮」事件而上新聞,而是因為某個國文考試用書作者的臉書粉絲團,發布了辭典中許多語詞的「通用」案例,如: 「鬼」計多端同「詭」計多端 走「投」無路,也作「走投沒路」、「走頭無路」 倒「楣」,也作「倒煤」、「倒霉」 披星「帶」月,也作「披星戴月」 惹「是」生非,也作「惹事生非」 完整文章
由於研究甲骨文的關係,我常常在中國最大的線上二手書交易平台孔夫子舊書網買書。孔夫子基本上是由全國各地的舊書店集合而成的銷售平台,在上面買書,尤其買古文字學研究相關的書,和在其他譬如亞馬遜或京東有個絕大的不同,那就是什麼書都有,你打得出書名,沒有買不到的。 這新書電商差別極大。新書書店通常只有新書,即使以號稱是全世界最大書店的亞馬遜,我在上面尋找古文字學書籍經常也是無庫存,無法供貨。 完整文章
甲骨文是刻在獸骨或龜甲上的象形文字,是中國商朝晚期王室用於占卜記事的。甲骨文被埋沒了近三千年,直到晚清官員、金石學家王懿榮染疾服藥,於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偶然在中藥中的龍骨上發現了古文字,才開啟甲骨文研究的濫觴。 完整文章
我一連寫了好幾篇台灣出版產業大崩壞的文章,比起產業上一次的高峰期,產值足足滑落了 38.25%,而且看起來今年的數字可能還會更難看。於是有朋友開始提醒我,你把出版業講得這麼慘,那這個產業還會有人敢來嗎? 產業很慘是現實,即使不講,產值遲早會反應就業規模,所以早講還有提醒作用,晚講只會讓人更失望傷心。 但如同我在拯救出版產業釜底抽薪的辦法所言: 完整文章
「攵」(音撲)這個部首恐怕認識的人不多了,但它其實是漢字體系裡很重要的組字元件。 一般字典裡收有「攵」部件的字至少上百個,如果收字量全面一點的字典,罕用字加起來甚至會到三百字以上。 如果你看「攵」的形狀長得像注音ㄅㄆㄇ的「ㄆ」,那你還真沒猜錯,注音「ㄆ」正是因「攵」而成立的。當年章太炎在設計注音字母(即注音符號前身)的時候,就是以「攵」的字型和發音來做「ㄆ」的原型。 完整文章
文/傅佩榮 今人對於古代中國的認識,自從1899年開始的一系列考古發掘以來,已經獲得了長足的進展。這些發掘所獲的大量甲骨文字與其他器物,已經證實為商朝遺物,並且可以推溯至紀元前 1324 年的商朝君王武丁時代。商朝的世系與年曆被學者們推測得相當周全;商朝的文明也逐漸成為充滿希望的研究領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