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傑默爾.洪特;譯/劉盈成 原來,「billion」這個字眼,並非在每個地方都是指十億。晚近至七〇年代以前,像美國與大不列顛這些在歷史、傳統及貿易方面深具關聯的國家,對於billion是多少,有著根本不同的算法。[1]儘管對這個數字實際上究竟有多大,每個國家的主張天差地遠,但我們似乎一直都在避免因此而產生的重大國際衝突,或許這便見證了billion不折不扣的巨大規模吧。 完整文章
就當代哲學的學術思想而言,詮釋學可說是最為重要的理論了!尤其是二十一世紀的華人文化,無論任何學科與領域,均正面臨所謂全面性的知識論的重建的時刻。緣此,在人文學的領域中,無論從事任何學科上的論述,都離不開,也就是都必定牽涉到詮釋學相關的理論與觀念!足見,詮釋學在當今之世,於華人之知識論重建工作上,其特殊的重要性,可謂無與倫比的了! 完整文章
文/朱家安 哲學跟笑話的關聯之一,在於錯誤是一種令人發笑的方式。 如果你爬山遇到眼鏡蛇,最安全的應對方案包含兩個步驟: 冷靜下來。 找機會打爆牠的眼鏡。 若一個錯誤跟思考有關,而不只是誤信不正確的觀念,那麼分析這個錯誤的方式,可能涉及哲學和思辨。 文鴻在他的臉書貼了一張正妹照,上半身是亮眼的高領毛衣,下半身的短裙襯托出修長白晰的美腿。 完整文章
葛汀(Gary Gutting)是美國聖母大學哲學教授,也是紐約時報的哲學時事專欄「石頭」(the stone)的作者之一,最近台灣引進了他的新書《哲學能做什麼?》(What philosophy can do?),在這本書裡,葛汀實際演示哲學家發明的概念或方法可以怎樣在討論社會議題的時候幫上忙。他選來當例子的議題包括氣候科學、精神醫學、宗教、工作與快樂、教育與資本主義等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