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繁齊 坐在咖啡廳靠窗的位置,窗外的雨下了又停、又下,像偏執的小孩間歇地發脾氣,屢勸不聽地打翻整缸的水。 我不知道該點熱的還是冰的飲料,大概就如同我無法確定下雨是不是好事。濕漉漉的柏油路面很漂亮,車燈打在地上像碎掉的玻璃瓶,我懷疑那是不是只原本裝著信的玻璃瓶,只是信已經漂走了。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若曦:「我膝蓋疼得厲害,什麼時候能好?可有什麼止痛的藥?」 李太醫道:「這是『痺症』,因風寒、濕邪、痺阻血脈,致使血脈不通,關節痠痛,嚴重時行走都困難,姑娘久跪於青石地面,又長時間浸於雨中,這幾點病因都合了。」 若曦想了想,倒是聽明白了,就是「風濕」了!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Theresa 文/犢玫瑰 漫長的夏天終於走到叉口,拐個彎轉角迎來爽涼的秋日,而天氣一涼,就特別想喝熱湯暖暖胃,關於湯品的選擇,除了一般提供的媽媽牌雞湯外,偶爾,來上一碗別有風情的上海湯品,也不乏是另一種享受。(這真是極好的!XD)那麼……姑娘,來只「醃篤鮮」末好唻!(叫一個「醃篤鮮」吧!)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