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有什麼夢想好談的?他們沒受過半點教育」

文╱派屈克‧聖保羅;譯╱陳文瑤 穿著俏麗小碎花洋裝的小女孩咬了口蘋果,漫不經心地四處張望。她的母親跟鞏俐有幾分像,正催促小女孩加快腳步;她精心化了妝,身上處處是中國新興資產階級的標誌,諸如 LV 包、黑長褲、白色真絲襯衫,手機是最新款。這小女孩頂多十歲,眼看鋼琴課就快遲到了。那時是星期五晚上七點,但…

從北歐「人的城市」,看台灣「建築之間」。

文/創詠堂文化 丹麥知名都市設計者揚‧蓋爾(Jan Gehl)的《建築之間》、《人的城市》兩本經典著作,近日在台灣發行中文版。針對北歐經驗在公共空間的經營,借鏡到台灣的實踐,中國文化大學景觀系主任郭瓊瑩期許台北也能善用「建築之間」的公共空間,成為「人的城市」。 北歐居民看到陽光就想走出戶外,想去與其…

母「職」難為──媽媽們面對移工保母時的情緒困境

文/藍佩嘉 我曾經讀到一篇台灣報紙家庭版的文章,其標題大言不慚地寫著:「不做家事的女人人見人厭」,內容鄭重地警告僱用外傭的台灣女性,不論妳在職場上有多成功,也不應該放棄做家事,那是基本的「女人的工作」,否則先生小孩都會對妳產生負面的看法。 面對社會對她們背離了傳統家庭分工型態的指責,僱用菲傭的女性必…

其實,我們心裡的「國際觀」是有等級的⋯⋯

文/劉揚銘 對台灣人來說,國際觀是一種「雖然不清楚,總之很重要」的東西,至於它真正的內容是什麼,反而很少人探究。學英文就會有國際觀嗎?出國就是很有國際觀嗎?培養國際觀是為了要競爭力嗎?這篇文章要打破這三大迷思。 如果我說台灣是個「國際觀上癮」的社會,你一定無法否認。我們每天受到「國際觀不足」的精神威…

「我就像罪犯般活在那個家裡,不能出門,也不能用手機與外面連絡」

文/無名 Doc giai khong ten 翻譯/曉黎 Hieu Le 我只覺得五臟六腑的血液不斷衝向大腦,想忍也無法忍了! 我不能永遠這樣被人侵害! 在臺灣為無情的雇主打工三年後,我興奮地等待回國與家人、愛人團圓的日子。然而,以為十分簡單的事情,卻因命運的殘酷安排,總無法實現。 一次偶然的機會…

每三十三個生活在台灣的人,就有一位來自東南亞

文/張正 據說,當年葡萄牙水手驚豔於台灣之美,以「Formosa(美麗之島)」讚嘆之。二次戰後初至台灣的「外省人」,詩意地以「綠島」形容台灣的花木扶疏處處蒼翠,無奈而後關押政治犯的綠島太出名,就沒有人以「綠島」稱呼台灣了。談起台灣的好,我們常常驕傲地自稱「寶島」,不過有時島上發生了狗屁倒灶的事,我們…

【第二屆移民工文學獎】首獎:寶島框架背後的肖像

文/Dwiita Vita 陽光普照的早晨,我帶著我照顧的兩歲半小孩韓益樂一起散步,例行在上午十到十一點之間。假期剛結束,今天美術館附近的街道只有少數人走來走去。春風涼爽。春季和秋季向來是來自熱帶國家的新移民最愛的季節,包括我在內,因為這個季節的氣候最友善。春天,城市每一個角落的花開始綻放,植物帶來…

【elek之真是個顯而易見的圈套】當平行世界也無處可逃

「可能性があるよ」,《青之燄》(アオイホノオ)裡的漫畫週刊編輯這樣對渴望出道的投稿者說。可能性啊是有的哦。 單看字面堪稱廢話。有人說「可能性這東西你我身上都多得數不清」1,成敗向來繫於造就你我的社會條件的多、意志撐起來的少,只是偽善的話語交給一心成名的耳朵來聽,儼然值得賭進當下一切,即便當下一切微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