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齋藤孝;譯/葉廷昭 過去曾經有本轟動一時的書籍《考上第一志願的筆記本:東大合格生筆記大公開》(東大合格生のノートはどうして美しいのか)。書中提到東大學生不只會抄黑板,他們還會用自己的方式轉化教授的語言,進行歸納與整理。我認為這是很基本的能力,這是「抄黑板」加「教授口述」的筆記形式,習慣抄下老師口頭敘述的學生,上大學後通常也很擅長寫筆記。 完整文章
文/南琦 小孩:「我昨天做了一個夢,夢到我把你殺了耶。」 媽媽:「喔,那我後來有死掉嗎?」 當小孩出門只和她老爸 kiss-bye、忘了老媽時,我都會故意說,「哼,妳只愛把拔不愛我,我不理妳了。」小孩就會大聲抗議:「我──哪──有──。」然後飛奔過來給我雙倍的 kiss。這種幼稚的考驗遊戲我們都很樂在其中。 完整文章